自我放飞的作品

换了三个叙述视觉注意

是吉Ki

OOC有注意。

祝食用愉快。




???吉×???Ki


 ==============

 

 







每个时代都会有意义不明的活动。

我十分赞成这一点。

 

 

 

手里攥着教授分发的古旧仪器——据说叫做手电筒——我看向了深藏在黑暗处的那座双层的小木屋。不远处是茂密的森林。

位于划分的环境保护区里居然留存了古早的建筑,这种破坏树木所建立的房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但这就是这次体验所谓“重回二十一世纪”的卖点之一。

探索鬼屋。

……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帮家伙看到我抽中的签时,满目幸灾乐祸的表情。

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不清楚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神这种东西吗?现在也只能骗骗小女生了吧。那群混蛋还期待着我能被吓到?

我揉揉额角,走近小屋。踏在阶梯上,传出吱嘎吱嘎年久失修般的声音,我推门走了进去。

-

灰尘密布。通过门的月光让我看清了屋里不知算尘还是能算土的地面。上面有着几行大概是工作人员所留下的清晰脚印。

家里购置了五六个清洁机器人的我马上苦了脸。想到接下来还要到二楼去取一件东西,然后返回营地,才算完成这项活动,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我打开手电巡视着周围。一楼还真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里边的角落有通往二楼的楼梯,窗户上满是污渍,布着蛛网般的裂痕。

意料之中的无聊。我撇撇嘴。赶紧去拿东西然后走人吧。我这么想着,往前踏出了几步。

 

嘭!

什、什么?

房间里突然只剩下了我的手电作为光源。后面的门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关上了。

……不、不会吧,今天晚上风有那么大吗?

我回去拉了拉门,发现它纹丝不动。屋子的气氛突然诡异了起来,窗边的月光也消失不见了。

应、应该是演出效果。

我咽了口口水,镇定地转过身往前走去……虽然该死的腿擅自抖个不停。

明明是高科技时代的居民,怕一些虚假的鬼怪简直是丢全世界的脸。所以到底为什么到这里前该死的工作人员还要播放那些21世纪的鬼怪电影渲染气氛?!

不愧是古老的照明用具,手电的光只能让我看清两三米开外的地板,之前到楼梯那处的短短距离此时延伸得无比的长。

……有点不对劲啊。

我一直努力直视着前方,忍不住瞥了眼旁边根本没差的黑乎乎的地方。

呼。

……。是我的错觉吗?黑乎乎的地方好像睁开了一双紫色、不、红色?的……眼睛?

绝对是错觉。

吱呀的响声突兀地在房间里回荡,好像还有谁在嘻嘻笑着的声音。外面突然刮起大风般呼呼作响。

今晚的风果然很大。我咬牙,努力压制住咚咚作响的胸口。这演出有完没完,楼梯的距离没有这么远吧?

“当然没有这么远啊。”

!?

我僵在原地。

前方突然冒出了我一直想看到的楼梯。但是上面传来了脚步声,在不算大的空间里回响。

嗒、嗒、嗒…咔,咚!

一声轻微的卡壳后,替换了脚步声的是什么物体滚下楼梯的声音,听起来像上礼拜不小心让苹果从楼梯滚下,那沉重连续声的放大版。

……不,我居然还有余裕想这个。

眼睁睁地看着圆形的物体掉到一楼滚落在我面前,我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

是人头。罕见的,白色的头发,苍白的皮肤,还睁着的青色的眼睛。那双眼睛颤了一下,看向了我。

………………………………

………………………………

 

屋子内部发出了比鬼叫还大声的无意义嚎叫。

一个人影冲开了大门,奔了出去。

 

 

============

 


 

“不管过了几百年,人类还是那么好吓啊。”

屋子回复到了原本的样子,莫名其妙的现象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月光无法触及的天花板上,像是黑暗凝结出的水滴一样,落下了黑漆漆的、蝙蝠般的东西。

落地时一丝声响都没有。

“没想到这次是Ki坊吓到他,掉头是个很有趣的主意嘛。”

“…请不要这么说,我只是想下楼看看,并不是故意的。”

「头颅」露出了带着歉意的表情,同时为难地看向了一旁正笑嘻嘻盯着他的同伴。

“王马君能将我的身体带下来吗?失去了头部我很容易踩空的。”

“居然要我收拾残局——Ki坊还真是没用啊。”王马满脸嫌弃,跟随着表情,嘴里的獠牙清清楚楚地显现了出来。

“正因为头部的这个原因我才需要去维修的!”

“啊啊我知道了,真是麻烦的废铁。”

“现在机器人保护法早就出来了,我会去上诉你的。还有,请别把我的身体踹下来。”

“真是遗憾和扫兴——人类制定的法律对吸血鬼没有用啦!”

一个响指后,奇怪的黑影裹着无头的身躯出现了。

 

看一眼就会明白的,那是机器人的身体。

 

拎起地上的头部,吸血鬼极其敷衍地接到了所对应的身体上去。无视机器人的惨叫和抱怨,熟练地掏出了工具修理了起来。

说到底区区一个机器人为什么这么仿生啊。王马看了眼Kibo脖颈处几乎看不出为人造的皮肤,颇有白皙细腻的错觉,然而下面并没有血与肉,只有电流窜过的电路板和钢铁。

他不满地咂了下嘴。

只能看不能吃有什么用呢。

 

 

==========

 


 

他宣告大功告成的时候,本来安安静静的你惊讶地摸了摸脖子,照理来说头部的安装并没有这么快,正常情况下得花去不少时间才是。

果不其然,他只给你对接上了一个接口,能让你的脑袋勉勉强强地固定在身上,但更多的活动就不能做到了。

王马恶作剧得逞般看着你,发出一如既往的笑声后,披风一卷融入黑暗中一瞬间就到了门口那边去,踢开留着人形的大门让月光溜了进来,斜倚在门框上摆明了态度不会再帮你。

相处了这么久的岁月,你自然不会为此纠结太久,于是你拿出藏在自己体内的那副工具,在王马的目光中,慢慢地自己修理了起来。

 

最敬爱的饭田桥博士去世不久后,你在逃亡的过程中学会了这个技能。

非常实用。因为再也没有人会帮你细心维修好身上的每一个零件。你为这个事实感到悲伤,持续了很久很久。你听从博士去世前的忠告,逃离人类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独自一人的旅行并没有持续太久,也或许很久。

总之你的单人行终止在某座隐藏于深山老林里的古堡中,于某个吸血鬼的魔爪下。

你没法忘记他突然从棺材里蹦出来的初遇。

他说他是始祖吸血鬼,手下有大约一万多个眷族。虽然你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根本没见到过一个。

他说他很久没遇到令他胃口大开的食物了,于是一口咬了过来。虽然最后好像崩到了牙。当然那数百年来仅此一次的表情现今仍然好好地保存在你的硬盘中。

这也奠定了你此后数百年间被这只吸血鬼以各式各样的理由机器人歧视的悲惨基础,并且可能要永远持续下去。

 

但他某时也对机器人十分满意,好吧,也许只是针对你附加上的那个冰箱的机能。

王马时常会往里面放进各类碳酸饮料,最多的是葡萄芬达。自称始祖吸血鬼的他钟爱人类的碳酸饮料,感觉很古怪。

不过有时候你也会在里面发现瓶瓶罐罐的血。在你大惊失色并且询问他的时候他又会笑嘻嘻地说那其实是番茄酱。

王马君,请不要当我是笨蛋,番茄酱颜色并没有这么……

就算不是番茄酱又不反常~

……说的也是。

 

想起血液,你抬头看了他一眼,王马不知何时端着盛满血液的高脚杯在一口一口的喝着。

他声称这些血都是他的眷族进献给他的,然而来历不明让你有点担心。

你有段时间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乱喝源头不明的血,里面可能会有不知名的病菌,如果真的需要血液的话你可以和他一起到献血站打工时顺便偷点。

结果是他十分震惊地看着你,说Ki坊居然会想违反人类的法律规定,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而且对人类致命的病菌对我不起效果哦。

你卡在那里很久,久到他认为你死机。

为什么会想到违反法律的事呢?博士明明教导这是不对的。事后你自我反思了很久。可没有得到答案。

 

 

咔吧一声,你成功地接上了自己的脑袋。随手将坏掉的螺丝等零件放在了小屋的地板上,也许几十年后会再次来这里,算是留个标记。

王马这时将脑袋凑了过来,没头没脑地说了句Pyxis。

你依稀记得那好像是某个星座的名字。

Ki坊好慢啊。

那是因为你不帮我啊!不过天已经快亮了,王马君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月亮移到了西边的天空,接上了遥远城市的一角。这一切和你们第一次出发的景色有点像,你偏过头去看他,发现他也在看你。

吸血鬼笑了,说地球上的地方我们是不是都差不多去过了?

好像是这样。

那Ki坊维修完自己破破烂烂的身体后,我们跟着人类的移居计划去别的星球吧。

……听起来很不错。你跟着笑了。

 

某些时候你也挺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个长生的物种。

他是你长久的旅伴。

也许在某个意义上可以叫做伴侣。

不过未来还有很长,你们现在所要做的,只是趁着天际还没发白,再赶上一段不短的路。

以你们的能力,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没错吧?

 

 

 


评论(2)
热度(47)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