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使用Lofter的转载键

*是收录于左游合志《红线》中的Guest,请勿转载到其他平台

*合志这个月就会发宣啦!除我之外的Staff们都超棒的,请大家买爆它

是篇很无聊的东西,想表达的大部分内容大家差不多都在其他地方七七八八地见过了。是后期领导入队后的妄想剧情。

*OOC,祝食用愉快 









00

 

「明天方便吗?关于上次的事,有些地方需要和你谈谈。」

「嗯,可以。」

「我会去你的住所。」

「好。」

 

 

01

 

初夏的气氛非常古怪。或许是因为闷热和凉爽交替得过于频繁,又或许是目前的生活太过安逸。到底是尘埃落定还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目前没人可以判明。

 

草薙仁的意识数据夺回来之后,状态令人欣喜地好转了许多,因而Cafe Nagi暂停了营业,身为兄长的草薙翔一想带着仁回乡下老家看看。老家的风景被刻印在草薙随身携带的照片上。鸣叫的蝉,茂盛的绿,还有兄弟俩所摆出的搞怪亲密的姿势,这让藤木游作曾经去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回到幼年和哥哥一起玩耍的故乡,这对草薙仁的治疗大概有一定程度的帮助。

在帮草薙将行李搬上热狗车后,无限接近于监护人这一身份的热狗店店长坐在驾驶座上,探出窗外向藤木游作挥了挥手,面带笑容和期盼。

“记得按时吃饭啊游作!”

像个正常高中生一样。

 

在这样的气氛中,藤木游作迎来了可以说是迄今为止首段最接近普通高中生的时光。

不像先前鸿上了见离开后的那适应复仇结束的三个月缓冲期,此时此刻他是真的闲了下来,可以做一切错过的事,而且也不算太孤独。Ai这次尚未选择回到电子界,挚友穗村尊连带着不灵梦还留在Den City,海边观赏星尘大道的住宅不再空空荡荡。

正常的独身一人的高中生会做些什么?打工赚学费和生活费?

藤木游作在脑内为自己的行为规划编排了一二三点。黑客外包可以做,但要像草薙哥所期待的那样子的话,必要的普通式打工也必不可少。藤木游作深思熟虑,决定化理论为实践。于是他找上了独身一人在Den City生活的好友穗村尊。

尊的老家是一个临海的小镇。来到Den City前他本就常常在渔船上帮工,正好这个城市也靠海,来到此处后他便找了个类似的工作——毕竟科技发达的现在仍有一些机器难以替代的体力活。

被游作拜托了之后,尊思考了一会儿,犹豫地说道:“这里的兼职其实我也不是很……要不然,游作和我帮工半天试试?”

这份工作似乎不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游作思考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事实证明藤木游作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他的脚似是踩在了棉花上,而脚下的地板伴随着肌肉的哀鸣仿佛在下陷。手疲累得软叭叭,比在电脑前连续通宵了一天一夜还酸软,太阳无情的暴晒导致皮肤微微刺痛,大脑也昏昏沉沉,藤木游作第一次觉得自家的走廊是如此的长。

身体机动能力下降导致的错位距离感一直延伸到他走出浴室,腾腾雾气飘散出浴室便消弭于无形。

藤木游作在床边坐下时,被他放置在家中的Ai才探出头来好奇地询问:“小游作,这次打工怎么样?”

“从结果来说,积攒了一些经验。但是还是……糟透了。”

热水浴让疲惫缠缠绵绵地包裹着全身。游作顺势仰面躺在了床上,在一片空白的大脑里,某个重要讯息终于恍恍作响。

今天也是……那个人……

但他只来得及拂开这层信息的第一层薄纱,倦怠感便拉着他沉入了梦乡。

 

 

02

 

鸿上了见第三次敲门的时候,门内依旧没传来任何回应。

这不正常,他想道,Playmaker并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放人鸽子的人。

他抬头望了望这栋破旧的低矮小楼。天已经有些发灰了,被风吹来的热气里阴凉的成分愈来愈多,初夏的天气近年来都是如此多变,Link Vrains英雄的居所在浅灰的天空下愈发昏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曾经的汉诺首领不可能会傻站在这里一个下午。鸿上了见微微蹙眉,最终还是点开了手机的信息终端。

随着蓝光映入眼帘的是他们约定的寥寥数语,藤木游作在短信里也仍旧透着一股冷淡味道。那些字句再往上,便是他今日来到这里的原因。鸿上了见垂下眼,手指无意识地停顿了一瞬,但这犹豫转瞬即逝。

轻触屏幕的声音响起,短信发送成功。

「你现在在哪里?」

 

如今Ai对周边的网络信息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搭档睡着的时候它想当然地担负起了帮助游作接受信息的责任。

现在它对着游作标注的“那个人”所发来的短信发愁,脸都皱成一团,说实在话,它不是很想回复这个想毁灭电子界的坏人。但Ai歪过头去看了看藤木游作,人类躺在床上睡得很沉,它叹了口气摊了摊手。

“为了小游作,真没办法呢~好嘞,先把这个人敷衍过去吧!”

 

「怎么了?」

过了几分钟,这句话通过电波传了过来。

鸿上了见眉头一跳,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而后缓缓地吐出了一口长气,气息中夹杂着为自己能这么快察觉到不对劲的愤恨和无可奈何。他打开决斗盘中的某个程序,同时回复了这句话。

「你是伊格尼斯。」

「……诶!?为什么这么快就暴露了?!」

「演技太臭了。Playmaker现在在哪里?」

「哼!我为什么要把游作的行踪告诉你?」

「原来如此,他就在里面吗。」

程序很快地给出与他通话的这只手机的位置,红点闪烁的位置离他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伊格尼斯通过Playmaker的手机和他对话,且没有像他那样谨慎地隐藏自己的IP地址,对黑客而言要追踪定位简直易如反掌。

既然需要伊格尼斯代替回复……那么Playmaker一定是处于无法处理这些事的状态。

对于闯入别人家中这件事,鸿上了见还是存有一丝犹豫。然而他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所谓决斗者,就是要抓住任何一个能翻盘获胜的机会。

况且鸿上了见此次本就不是冲着胜利而来,他只是需要一个转机。

一个,能和藤木游作交流的契机。

周边暂时没有人,街角空旷。门口的锁很好解除,大概是因为主人认为这间屋子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里面真正值钱的东西,安保大概比这门高级更多。

鸿上了见推开门走了进去。

 

 

03

 

藤木游作做了个梦。

也不能算是梦。那只是一个在人类历史中无足轻重的过去。

大抵是抓着与那个人有关的回想的尾巴入睡的原因,他梦到了他们重逢的时刻。他梦见鸿上了见在维生装置旁从半跪着的姿势起身的样子,冷笑和坚硬的嘲讽像是光影一般逝去。落地窗外黄昏没有丝毫改变。

藤木游作环顾四周,梦境是在Link Vrains中再遇Revolver的第二天,他带着机器哔来到了这里。

星星随着夜晚坠入大海形成道路之时,家务机器人的打扫基本已经完成。它的主人让它唯一不必打扫的区域是加害者的金属棺木。然而藤木游作就坐在那旁边,并不介意,也不关心。

高中生也是有干一些活的,所以劳动带来了饥饿。Cafe Nagi的热狗被咀嚼着吞入腹中。星辰映入他的眼中,没人告诉他那样看起来如网络上所记载的翠绿色星云一般美丽。

宏大的景色或许足够吸引人,所以藤木游作没能及时注意到身后传来的响动。

“……这里正常来说是禁止任何AI进入的。”

他惊愕地站起身,朝后回头,另一片湖蓝的星云落入他的眼中。

 

那个人能回来,他自然是很高兴的,但交谈这件事本就需要两厢情愿。星云折射的光或许是在以拒绝和嘲笑警告。

“……抱歉。”最终他只是讷讷地说道,垂下肩,低下视线。

 

可能是在那个时候,藤木游作接受了错误的信号,得到了什么别的东西,但同时错失了交谈的时机。

 

 

04

 

鸿上了见当然是记得他刚刚回来的那天。

藤木游作像只被惊吓到的猫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前进了几步才回身警惕地望着他,脸上还滑稽地沾有热狗的面包屑。然而藤木游作警惕的表情没能持续多久就替换成了惊讶,或许还夹杂着一点喜悦。

这让鸿上了见没能针对那点面包屑嘲笑出声,也让他打的一切腹稿付诸东流。

 

携带着游离的思绪步入铺设了木制地板的走廊,鸿上了见扫了一眼手机,伊格尼斯在震惊之下又给他发了几条意义不明的叫唤,他没再理它。

拐过楼梯时,被放在桌上的伊格尼斯立马注意到了他,吃惊又尽量抑制住音量地喊:“你还真的进来了啊?你是擅闯民宅的罪犯吗?”

“我本来就是罪犯。”他打开灯的同时哼了一声,淡淡地抛下一句,接着路过不开心的人工智能走向了床边。桌子底下的小机器人好奇地探出头来。

鸿上了见弯下腰,那个差点放他鸽子的人正散漫随意地躺在床上,呼吸悠长平稳。他还未来得及知晓藤木游作累极时即使坐在椅子上也能瞬间入睡的习性,只是单纯以为对方一不小心被睡意捕获了。于是他盯着、看着,脸就距离那片闭上的碧潭不到半米。

然后他心里某个地方放松下来。

鸿上了见直起腰,苦笑了一声。或许这很荒唐,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他挂念着藤木游作。就算不算上在Link Vrains里以Revolver和Playmaker的身份再度相遇后的那段时间,他也一直记得IGN006这个编号整整十年。十年是个漫长又残酷的计数单位,十年的时间里斗转星移无数次,有哪几样东西能保持原来的样子?可偏偏这份在意存活了下来,绵延到比十年更久的时间段里,生生不灭。

筑造汉诺塔的那时他必须要绝情。鸿上了见是Revolver,是Playmaker的敌人,为了父亲的遗愿他们之间没有妥协的余地。于他而言,Playmaker是无可挑剔的宿敌。他们只需要作为对手就好,互相对立,关系简单得只剩下不包容和厌恶。

然而Playmaker总是让他意外,不管是决斗还是其他方面。

拯救一词从何而来?他有任何需要被拯救的地方吗?直到不久之前,直到他重逢星辰,直到蓝色与绿色的宇宙交接对视的一刻,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也许是想将自己从单行道上“解放”,让他不必被束缚在一个地方。

那条单行道通往悬崖和黑暗,前路所带来的绝没有希望。Playmaker知道,而事实上,鸿上了见也知道。

真是自大狂妄的想法啊,Playmaker。鸿上了见盯着那张毫无防备的睡颜。

如果那之后他们一直作为敌人就好了,彼此冲突的观点、双方固执到底的性格本就是死结。然而现实是最出色的剧作家,精彩的峰回路转,将他们拨弄到了同一方去。

鸿上了见不能无视同一阵营的藤木游作有意与他交流的意向,而他也不被允许逃避,他的家教更是拒绝欺骗自己。他确实是在意藤木游作的,也需要和藤木游作好好谈谈。所以他来了,针对他们之间存在的所有交流问题,针对鸿上了见和藤木游作这两个个体。

 

“喂喂~真的假的,人类也会陷入待机状态吗?”

伊格尼斯装模作样的声音将鸿上了见唤回了神。他微微摇头驱散一切不着边际的思想,他虽然想和Playmaker……想和藤木游作谈话,但也得等对方醒了才行。

昏暗的地方比较阴冷,所以藤木游作在外面热度高达三十几度时也不需要开启风扇之类的电器。现在外面转冷了,里面也开始有点发凉,藤木游作却仅仅穿着单薄的短袖。

“……”

鸿上了见本来的想法是将高中生搬动,让他枕在枕头上盖着薄被,以正常姿势继续睡眠。然而这个方案可能会使搬运对象惊醒,导致之后出现更尴尬的局面,所以迅速被他否决。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伸出手将藤木游作身下压着的被子拉起一角盖在对方身上,可覆盖面太小,他只好扯起另一边重复这种镜面相反的操作。

最终的成果是藤木游作看起来像是被卷在了被子里。

……自己是在做什么蠢事。鸿上了见捂着额头,转身不忍再直视。桌子上的伊格尼斯已经忍得发出嗤嗤的奇怪声响,夸张地捶着决斗盘,发出无声的大笑。他干脆一把抓起决斗盘,匆匆离开了这个房间。

“呜哇——你干嘛?难道是想趁着小游作睡着的时候把我拿去销毁吗?这是汉诺骑士的复兴计划吗?!”离开了必须保持安静的地方后伊格尼斯大嚷着发出抗议。

“哼,我不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卑劣之事。要得到你,也是要通过正大光明地赢过Playmaker才对。”

“这可真是令人大吃一惊的堂堂正正。”人工智能撇撇嘴(那个算是嘴的话)。可能是因为藤木游作已经将鸿上了见当作了同伴,它也不得不接受鸿上了见,所以即使它再不情愿也得搭理对方,它只好接着说道:“所以说,这位鸿上家的小哥,你带我这个人畜无害的AI出来干嘛?”

“……AI应该知道人类社会中的习俗吧,你是真的不知道吗。”鸿上了见意味颇深含带警告地瞥了伊格尼斯一眼,“上门拜访的话需要礼物吧。他……喜欢吃什么?”

“那个啊!Cafe Nagi的热狗。”

“那么不健康的吗?”

“喂喂,”伊格尼斯下意识地开始维护自己的原型,“那你喜欢吃什么?”

“……Cafe Nagi的热狗。”

 

 

05

 

藤木游作是自然醒的,然后他发现自己被裹在了被子里。

他有些迷惑地拨开被子起身,稍微有点迟钝的大脑正疑惑着自己是否是通过这个姿势入睡的,然后他就看到了鸿上了见。鸿上了见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敲打着置于桌面上的电脑的键盘,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热狗,而另一份热狗就放在Ai所在的决斗盘旁。这显然已经过了记忆中约好的时间。

藤木游作想起那个星尘大道见证的无意义、无进展的重逢,他不能再错过这次。

于是他迅速而决然地站起身。

“醒了吗?”鸿上了见咬下最后一口热狗的同时注意到了他,说话时嘴角上还带了一点面包屑,不过十八岁的年轻人很快就注意到了,抽过一张面巾纸处理了它。

“抱歉,今天去给穗村帮工,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游作拉过椅子在对面坐下。

 

藤木游作自坐下后就用帝王绿的翡翠双眸坚定不移地盯着他,鸿上了见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想和你谈谈。”

对方几乎是瞬答:“我也是。”声音平稳冷静,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却又让人从字句中听出一股真挚的味道。藤木游作说:“我想和你交谈,这十年间一直都想。”

 

十年来永恒的精神支柱是那个给予了自己勇气的声音。梦里、梦外,藤木游作都一直在追寻着。

所以他现在才会如此执着交谈。彼此互不熟悉的话,重新开始认识就是了。

他望着对方,希望这次交谈不是又一次失败。鸿上了见的眼睛也在看着他,他没有躲开。那目光中并无多少锐利,藤木游作忽然意识到这点,呼吸停滞了一瞬,随意搭在桌上的手攥得更加紧,他清楚他们彼此都在注意着对方的不能被无视的任何一个细节。

那个人笑了。轻笑,同时肢体动作是轻微的耸肩,开口则是能和真理之羽比重的认真。他们本就是十分相似的人。

“我也是。”

 

藤木游作稍稍睁大了眼睛,鸿上了见注意到那双眼睛还带着一点困乏,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刚刚从梦乡中挣脱时还会残留的“余韵”。然而即使是困乏这层薄膜也无法兜住那份情感了,它们正从藤木游作的双眼中潺潺地自由流出,像小溪,像泪水。鸿上了见觉得自己的话语也许对藤木游作具有特定的魔力,让那人的手悄悄松开,像是战争结束的士兵知晓自己不必再紧握着剑。用不了多久,扩散现象就蔓延至嘴角。

然后藤木游作露出一点微笑。那是难得的东西,是鸿上了见还未来得及在现实中的Playmaker身上看到的东西。

 

那一样的思念,那错位的追寻。

长久以来的单向拨号,终于开始接通。

 

End


评论(2)
热度(99)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