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游

炉的医生杀手双重身份了×杀手作

没有病理知识,不会打戏,完全瞎写,大家看个乐呵就行

是破车,半路灵车漂移

OOC

请谨慎阅读



 

 

 ----------

 



“我没有麻药了。”

鸿上了见的声音冷肃得仿佛在下达病危通知书。他套上了医用的白色乳胶手套,轻薄的材质很快紧贴了他的皮肤。手术刀闪着阴森的白光,他捏起藤木游作伤口处紧身材质的衣料,花了点力气割开了布料与之缠连的血肉,让那片区域的皮肤得以暴露出来。

沾了火药和硝烟的金属制器立马被扔到一边,鸿上了见拿起一把新的手术刀,止血钳就搁在一旁的箱子中。这时候他才刚刚想起来似的询问着他的“病人”:“你需要我打昏你吗,Playmaker?”

最后几个字眼他咬得尤其重。

“不用,快点……Revolver!”

在这种场景咬牙切齿地互相以身份代号称呼,想必双方的心里都带着一丝恼火。

听到回复鸿上了见再不磨蹭。弹片嵌得很深,而且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纵使藤木游作经过改造的身体再怎么身强体壮,也不可能会把弹片融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完全杀灭病菌的感染。

果然手术刀刚切进去的时候就遭遇了问题。藤木游作的身体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肌肉应激死死地咬住了刀片,让他难以前进分毫。要换别的地方这对鸿上了见而言构不成难题,拼力气是他另一个身份的家常便饭。然而他和身下这只待宰的猫角力起来,刀片怕是会直接绷断在身体里面。平常的话当然没问题,他很乐意这么做。

……可他现在暂时是救人的角色。

“放松!”鸿上了见蹙起眉,转过头对意识还算清醒的那人说。藤木游作咬着牙瞪了他一眼。地下医生被这绿眼睛瞪得有点想笑,他也确实哼笑了一声。

他松缓了语气:“快点,”这次鸿上了见的声音不再那么锋利坚硬,“我们还有几十公里的路要赶,你想这个伤口拖累我们吗?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已经有发烧的征兆了。”

藤木游作喘了几口气,闭上眼睛。虽然对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但鸿上了见能感觉到刀下的肌肉一点点地放松下来。

“多谢配合了。”他轻声念叨了一句,咬着作为光源的手电,开始了他的工作。

 

虽然不会承认,但鸿上了见永远都会敬佩藤木游作直到拔出弹片扔到一旁之后——直到缝针停止工作,直到沾血的棉花绷带散落一地之后——都再没有绷紧过身体。甚至连叫喊都没有,只是冷汗直流,眼神时而涣散时而紧绷地看向发霉的天花板露出那半角的天空。

 



后半

评论(13)
热度(119)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