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故事

OOC严重

没有你们想要的(。

情感表达真的神秘

真的请谨慎阅读






=======










穗村尊认为Playmaker的本体——藤木游作,是个冷淡的人,不擅长表达自己。

即使在Link Vrains里经历了几次并肩作战的时刻,现实中藤木游作在他的几番努力和请求下也没有改变他对穗村尊那般只叫姓氏的生疏称呼。

他曾经跟不灵梦苦笑着说过游作是不是还没对他卸下心防。

“似乎是这样啊,他都直呼我的名字了,却还没喊过‘尊’。”

“你只有名字可喊吧……”

 

冷清质感的翡翠——他对藤木游作的评价大致可以如此概括。

冷静又锐利。这也是他对他所憧憬的那个人的印象。

 

 

——所以Soulburner现在才会吓一大跳。

黑色紧身材质包裹的手指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虚拟世界的喘息自然是不会有现实世界里那样灼人的气流,但程度的剧烈颤栗着将那份温度传递了过来。猫眼一样的瞳孔比平日里更加紧绷,光芒更加灼人,但笼罩在情欲的迷雾中。

大概十秒前,Playmaker将他掀翻在了地上并压了上来。

Soulburner惊愕之中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是个Omega的事实。然而对方表现得实在太像个Alpha或者Beta,日常中太过相安无事,以至于Soulburner都快忘记了第一次得知对方性别的震惊……还有发情期的存在。

爱莫能助的伊格尼斯们(Ai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藤木游作在发情时期会将它锁在柜子里的悲哀现实,沮丧地表示并不清楚游作是如何度过这段情欲激烈的日子)早已暂时地进入了休眠,以免看到什么十岁AI不该看的东西,徒留人类手忙脚乱地应对这个状况。

Playmaker显然是认为这点接触还不足够,薄薄的材质也仿佛障壁一般碍事。他一只手摸索着抵达Soulburner露指手套的所在地,为了探寻真正肌肤的触感,他急切地伸了进去。

Soulburner倒抽了一口凉气。

“等等……Playmaker……游作!”

对方的手指在他的掌心处动情地来回抚摸。欢喜的快感电流直通心脏,Alpha的本能第一次有了抬头了迹象。这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就这么放任下去!Soulburner心中呐喊。即使这跨过手套的触摸已经差不多戳破了那层兜住不该有的情感的膜。

在当事人的手下居然像牛奶表面的浮脂一般脆弱不堪。

他正想发挥Alpha的临场优势做些什么。但伏在他身上嗅探着的Playmaker却突然想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或是自制力,或是听到了呼唤他的声音——停泄下来,Soulburner看到些许清明的神志涌回了那双绿色的眼睛里。Playmaker立马松开了Soulburner的肩膀,躲着对方想要扶住他的手,跌跌撞撞地退开。

“抱歉,”Playmaker捂住脸半蹲下来,“你先登出吧,Soulburner。”

“Playmaker?好厉害,那么快就恢复神智了吗。”

Soulburner向对方靠近了一点,Playmaker却往后挪了很大一段距离,紧紧掐着双臂,看起来异常难受。

“这个时期……很麻烦。不过没事……听我的,你先登出吧,Soulburner。”

“……可是,我可是Alpha哦,登出了的话,会很危险的吧。”对游作而言。

Playmaker的表情呆滞了一下,这才慢慢回忆起来对方不是和草薙翔一一样的beta。

“……这样,啊。”他顿了顿,努力地调动大脑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语速极慢地说,“抱歉,要你跟我在一起待一阵子了。我会打开我的程序把我关在里面度过这段时期,在这段时间你可以继续——”

“喂,等等。”Soulburner发觉到了什么,“Playmaker你都是这么解决这种时期的吗?”

“啊,”Playmaker回答着他的问题,气息不稳眼睛微眯地打开了蓝色的触控屏寻找着,“在建登入室的时候没有多余的钱买抑制剂,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可是、这样不是会对身体……!”

“总比跑到大街上随处发情的好。”

“……”

沉默着,沉默着,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做到。不甘夹杂着别的情感在心脏里奔涌。Soulburner咬了咬下唇,前进几步打破了那刻意造就的距离,在Playmaker还未来得及退开前便按住了对方的肩膀,“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Soulburner的瞳色十分特殊,有别于穗村尊刻意伪装而变得温和的色彩,金红的瞳心随时都能将其主人炽热的情感传递过来。

“不要在这种时刻也一个人承担。拜托了,请多……依靠我一点,Playmaker!这种时候,我应该是能帮上一点忙的。”

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英雄稍稍睁大了眼,已经快成为一团浆糊的思绪因为肩膀传来的热度却相反程度地冷却了一些。

“我就是为了做点什么——为了帮助你们,才来到这个城市的。所以,至少在这种时候——”

“……谢谢你。”Playmaker轻声说。

蓝色头发的VR形象顿了一下,后知后觉地为自己仅仅为了发情期有些情绪激动的话语感到几丝羞耻,他放开暗恋对象,退了几步,局促地摆摆手:“啊不…那个…刚刚那番话是真心的……不过……”

“我知道。”Playmaker轻微地笑了笑,触控屏从他面前消失了。但他立马扶着墙壁捂住了半张脸,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过,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

Soulburner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极其严肃认真地说道:“Play……不,游作,你相信我吗?”

“……?”

“AO之间还是有些办法……”男孩这时候反而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视线,不过他立马转回头来严肃地承诺道,“我绝不会对你做别的事情的。”

“……”

Playmaker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有同伴似乎是件很不错的事情,难怪草薙桑一直催促着他寻找朋友。

与同龄人之间的差别似乎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渐渐缩小了。虚拟形象内核的藤木游作模模糊糊神使鬼差地想道,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日,真的能过上财前说的那种,普通又平凡的时光。

慢慢慢慢地,救世主搭上了焚魂者伸出的手,对方传达可信度一般微微加大了力度,像是许下承诺。

“嗯。”于是他点头,“麻烦你了……尊。”

 

 

 

 

 

抵抗发情期比他想象中难了许多。

相较之下能在发情期保持那么长时间清明的藤木游作真的非常了不起。

穗村尊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藤木游作的登入室比热狗车上的要大,容纳二人绰绰有余。游作此刻就坐在不远处的墙角边,一手一边撑着两面呈九十度的墙壁,喘息一声大过一声。

与其相衬的清冽信息素扑面而来。明明是类于清冷凉爽的味道,涌入鼻中时却像火炉前的热浪一般灼烧了呼吸道中的每一寸皮肤。

像是点燃了引线,尊本人的信息素也爆发开来,Alpha的强劲味道袭击了整个空间。

“呃……!”

藤木游作难以承受地抖动了一下,往墙壁缩得更里面了。

 

两股性别分化极端的信息素撞在一起引发的化学反应可想而知。

尊的眼前几乎是一片红色的。

恋心所付之人的信息素简直就是最烈的毒药和催情剂。Alpha的本能在疯狂地啸叫。

 

上……

穗村尊的手重重地拍在地上,再狠狠地缓慢收紧,仿佛快将金属地面抠出痕迹来。

标……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喘息的声音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狮子。

不……

 

啪地一声!绿框的眼镜被摘下来摔了出去,嗑在墙壁上发出爆响,宣告寿命的终结。

在竭力保持清醒的Alpha,一点点地蹭到Omega身边。

呼吸交叠。

他覆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藤木游作的神志才终于清醒过来。

首先感觉到的是身体各处的接触。

生锈的思维过了一会儿才把现在的状况传输到他的脑海中。

藤木游作和穗村尊如今正四肢交缠地紧紧抱在一起,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也处于相邻相近的状态……即使是性情偏冷淡的藤木游作也感到几丝别扭和怪异。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尊的双手环在他的背后,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无法确认他的意识是怎样的。尊吐出的气息有点热,对于刚刚渡过发情期的游作来讲,有点麻痒。

他微微偏过头,这时他才感觉到尊所靠着的左边脖颈处的痛痒。似乎被人舐舔啃咬过许多次,可就止于这种程度,始终只在腺体附近徘徊。

真的,再没有别的了。

 

Alpha为了像他一样忍受冲动经历了什么呢?

一时之间藤木游作的心里涌上了不知如何形容的情绪。他弯起手,轻轻地拍了拍穗村尊的发顶。对方似乎这才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抬起头,挪开脑袋。

眼镜消失了,灰色的眼瞳跟困得睁不开似的。

“啊……”尊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但他还是笑了笑,“游作,你也醒了啊。”

“嗯。”藤木游作轻声回答道。

然后他第一次,主动伸出手,抱了抱穗村尊,又立马放开了。

虽然对方肯定没有他想要的那种情感存在,穗村尊还是惊讶又心跳略微加速地瞪大了眼。

“谢谢你。”他听到藤木游作含笑着说。

稀薄,但切实存在的笑意和笑容。

“真的,谢谢你。……尊。”

 

 

 

 

 

 

 

 

========

 

 

碎碎念:

这什么烂尾,我在写啥??


评论(2)
热度(93)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