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這簡直王k黑歷史……


摸鱼作

OOC有

分割线以上和以下可以看作毫无关系()

祝食用愉快!






=============





“Ki-坊对海是怎么想的呢?”

只有潮水涨落的背景音中王马小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他们现在面朝着大海。阴暗天空下的大海显得死气沉沉,且涌动着危险。数万吨灰蓝色的海水在他们所处高崖下起起伏伏,激起的浪花被海风裹带着穿过二人。

许久等不到回应。

“喂、喂——Ki-坊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还是说机器人已经连人类的话都听不懂了吗?嘛也是呢,毕竟物种不同啊~”

“……刚刚那句机器人差别的话我已经记录下来了!”

“嗯?果然有在听吧!机器人也学会装傻了吗?……或者说是,说谎?”

结合以往的数据,程序计算得出的结果是最好不要和王马小吉辩驳,要不然有可能会被气得短路。

Ki-Bo看向远方海天一线的地方,镜头拉近摄入的景象有点发黑,甚至微微出现了重影。应该是零件出了问题,找时间去维修一下吧。他想。

“很遗憾,我的数据储备里没有多少可以用来回答王马君的问题。因为……我不会游泳的问题,博士几乎没有带我来过这里,唯一的一次也是来学习和录入海的资料。”

“然后然后?”王马小吉今日兴高采烈反常得有点过头了,Ki-Bo顿了一下,才接下去。

“那时候海没有像现在这么……阴暗。它是蓝色的,给我的感觉是……”Ki-Bo思考了一下。

“很温柔。”

真的很温柔。浪花一波一波涌上沙滩,延伸出去的蔚蓝色仿佛能将他完全接纳一般。

王马小吉眨巴了几下眼睛,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欸——是吗!是温柔啊……!”真的是毫不留情的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马君,这算是嘲笑吗?!”

“啊不是不是。”几眼功夫又马上转回到了正常的表情,恶之总统把手背在脑后,轻声说:“没错的,风平浪静的时候是很温柔的哟。”明显带上了笑意,刚刚的余劲似乎还停留在话语中,“不过啊,Ki-坊的话是直接沉下去了呢!”

“你、你这是机器人差别!”毫无防备地又被戳了一刀。

“呢嘻嘻~也许还会生锈哦!”

“真是失礼啊,我可是防水的。”

“那也不是不会生锈,对吧?”

“……”

海边的风忽地大了。一切没头没脑的对话都被卷碎在风里。

 

“……那就是…对于……而言的……死…”

 

不知是谁呢喃了一句。

 

“对了!刚刚有句话是在说谎!Ki-坊猜猜是哪一句吧?”

“嗯?欸?居然又是在说谎吗……!”

“猜猜是哪一句?也许哪一句都是也说不定哟。”

眼角下垂,嘴边的弧度却上挑到一个诡异的程度。海边的风暴越来越激烈,他们所处的地方本该第一时间被风浪击碎,可是却没有。王马小吉身上突然散发的恶意浓郁到肉眼可见的地步。

“呐,Ki-坊,不仔细想一想吗?也许这里本来就是一个「谎言」的世界哦。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又何时可以这么和平地谈话了——”

“我可是「黑幕」不是吗?”

“你们眼中的,「超高校级的绝望」啊。”

 

那双充满无法言状情感的双眼,是Ki-Bo被风浪吞没前,所见的最后一幕。

 

 

=============

 

 

 

 

“痛……!”

 

Ki-Bo迅速地从维修仓里坐了起来,捂住了身上的某个插口,那里还喷着电火花,甚至冒出了黑烟。罪魁祸首站在一旁,满脸无辜地拿着手中的喷着电火花的电线。

“王马君!维修的时候乱动电路是很危险的!”

由于王马小吉很不适时的打断,现在冗余在他硬盘中的数据乱糟糟的,各种各样的片段被断断续续地读取,眼睛变成了雪花屏的状态不断飞闪。

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所以Ki-Bo没有看到身边人看过来的异样眼神。

“抱歉抱歉,忘记了~”王马小吉嘻嘻笑了几声,而后又像被欺负的孩子一样不满地生气起来。“因为都是Ki-坊的错啊!我都起床多久了,也不见你做早饭。快出门了你居然还在这里睡得正香……”

王马小吉瘪瘪嘴,以极具欺骗性的外表做出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Ki-Bo果然上当了:“欸?是吗?对不起!可能是程序设定出了点问题……王、王马君,真的很抱歉……”

镜头边角的电子时钟哔哔响了两下,欢快地报时着现在是凌晨五点钟。

“刚刚全都是骗你的!”

补刀一击。

Ki-Bo开始思考自己被气到CPU爆炸的可能性有多大。

 

但抬眼就看到王马小吉拿着某条熟悉的白色皮带在眼前晃悠。

“其实是因为这个啦。”

“……”

因为计算不完全,Ki-Bo嘴里发出了几声不明所以的声音,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地帮王马小吉把皮带往他腿上绕。

大概人类说的没辙就是这个意思。

趁他低头的时候王马小吉又乐此不疲地玩弄起了自己的头发。

“王马君现在就要出门了吗?”

“对呀。是去组织秘密结社的活动哦——什么的,当然是骗你的。”

机器人的程序规范下皮带很适合地绑在了大腿上。王马小吉蹲下身,视线和Ki-Bo持平后露出了孩子般即将开始恶作剧的笑容。

“那么,照例的那个。”

Ki-Bo如果是个人类的话也许会扯个谎说自己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不行!但他是无比实诚的机器人,怎么可能会说谎呢?面对现在勉强算是同居人的请求,他也只能对对手指红着脸。

“真、真的要吗?”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在害羞什么呢——啊,果然机器人就是没用啊。”

“这句是……。……?!”

以Ki-Bo的纯情程度估计要磨叽很久,王马小吉干脆就按着机器人的后脑勺干脆直接地亲了上去。

不过经过短短几秒便立马分开了。

“呜哇好浓的烟味。”

“!? 真的吗?”

“假的。”

丢下脸红的纯情Robot,总统悠然自得地跑向了房门。

在离开房间的一瞬王马小吉回过头来:“起码在「这里」,我目前还不是哦。”

说罢对还未反应过来的Ki-Bo挤挤眼,带上房门出去了。

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掩盖了他轻飘飘的一句后续。

 

“骗你的。”

 

 

——————世界的破坏者paro?————————

 

 

后记:

我写的这什么啊!!!!!!!!!!

【自刎

小吉大概出去杀人了(


评论(5)
热度(37)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