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追記:王Ki特黑黑歷史……


半架空?

人物属于才囚学院,OOC属于我。

不知道在写什么,憋出来了一篇乱七八糟的粮食……祝食用愉快!




===============


世界上每一片雪花都是不同的。

 

这个可以说是近乎为常识的一句话,有多少人类是由实践得来的呢?很少很少,人类的手带有一定的温度,雪花颤颤巍巍地触到手心的皮肤便开始了融化,形状尚未印入眼球便已经消散。更有许多居住于温暖地方的人一辈子也没见过雪。况且,也没有那么多闲心细细观察。

 

Ki-Bo是自己发现这个理论的。

机器人的身体过于寒冷,落上雪花也能久久不化。在饭田桥研究所,成长型AI依旧处于人类幼儿水平的那段时光,在冬天观察雪花成了他除学习和检修外不多的乐趣之一。

置于硬盘中的记忆不像人类大脑储存的短期记忆一般容易遗忘。因而他可以将雪花绘于纸上,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去比较。

真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不同的。

和人类不一样,以微妙的方法得知,仍在成长的机器人记录并保存了这个知识。

 

当饭田桥博士将Ki-Bo送往人类的学校时,他才慢慢地发现自己和人类的不同。

每日上学都需要乔装打扮一番。戴上帽子遮盖自己的天线,戴上黑色的手套掩饰自己的机械手,在脸上涂上与肤色相同的特殊物质遮蔽自己眼睛下的黑线。

以及在日常学院生活中,与人类微妙的差异。

你和人类不一样。

这是Ki-Bo诞生以来,这个世界一直在向他提醒的事。

 

 

---------

 

不知是黑白熊的恶作剧,还是所谓的奇迹。

才囚学院下雪了。

 

黑白熊广播伴着那群黑白熊宝宝稀里糊涂的对话结束后,东条斩美很贴心地置办了保暖的衣物,虽说衣物对机器人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Ki-Bo也得到了一条绒绒的围巾。

 

“啊—Ki-坊那个看起来好暖和,真是的明明只是个机器人,东条酱这不公平嘛!”

“王马君刚才那个是歧视机器人的发言吧?我已经记录下来了。出去之后就上诉你!”

 

大概是第几十次进行这样的对话了,话语的针对者也不以为然。

Ki-Bo将视线转向外面,镜头摄入了已经积了一层雪的景物和建筑,眼睛深处的机械无意识地调整焦距。

下雪了啊。

 

 

雪下的很大,其他学生都缩在餐厅吃着热腾腾的面食驱寒。Ki-Bo往上拉了拉没有实际作用的围巾,继续行走在茫茫大雪中。

机器人无法进食。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选择回房间充电。

雪花和雪落到Ki-Bo身上,随着动作又掉落到路上,无法融化就在Ki-Bo身上堆积,远远看去黑白相间的。

“哟——!Ki-坊!”

这么兴高采烈的声音自然是王马小吉。裹了好几件衣服穿的像个球似的,好歹围了个黑白格子的围巾能勉勉强强辨别出那团球是超高校级的总统。Ki-Bo看着那团黑白球迅速靠近,距他几步远时突然起跳。

然后精确无比地砸在了超高校级的机器人身上。

“唔……哦!王马君?!”

仰面躺倒在雪地上,Ki-Bo不明所以地看着骑在身上的王马小吉。

对方灿烂着一张笑脸:“Ki-坊居然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为什么?难不成是受不了入间酱的无趣的工口笑话吗?”

“才不是这样……王马君可以先从我身上下来吗?”

“不要~在回答之前我都不会下去的。不过大冷天坐在大铁块上面真是凉啊、Ki-坊你快点回答啦!”

“!…刚刚这句话是机器人差别吧!……没什么原因。”

“真的?我可看不出机器人有没有在撒谎哦。”

“我又不像王马君。”

“嗯……果然还是坐到雪停吧。”

“!?真的没什么原因啊!”

“骗你的~”

王马小吉嘻嘻笑了几下,麻利地从Ki-Bo身上下来了。还异常得看似好心的拉了Ki-Bo一把。

看来是刚吃完面食就出来了,王马小吉的手是热的。

以及果然是有预谋的行动。Ki-Bo盯着刚刚被对方拽着就没松开过的手。

“啊、好冷啊——而且硬梆梆的。”

“王马君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牵。”斩钉截铁。

“怎么会~我可是最喜欢牵着机器人冷冰冰的机械手哟!”

已经懒得调用CPU去猜想这句话的真假和讽刺意味。Ki-Bo十分人性化地翻翻白眼。

“Ki-坊要回校舍吗?嘛、反正无聊就陪你回去好了。”

 

不管王马小吉在思量着什么,反正在一路上遭受着他各种各样的骚扰下两人算有惊无险回到了校舍,因为中央露天的关系,院子里也积了一层雪。

“呼,到这里应该就可以了吧。”

“?”

王马小吉放开了Ki-Bo的手。热源贴着持续了一路就算是块石头也捂热了。紫色带点翘起的头发此时沾上了雪,王马小吉拽着Ki-Bo将其拉到了院子的露天部分下。恰巧有一片雪花慢悠悠地往下飘。正好飘进了此刻拥有着一些人类温度的手里。

雪花一点一点、慢慢慢慢地溶解在手里,雪水随着机械的纹路迁移。

对人类习以为常的现象对机器人来说难得一遇。

“王马君。”

王马小吉饶有兴趣在一旁观察他的反应:“嗯?难不成Ki-坊以为我是有意这样的……?泥嘻嘻♪我可没这么好心哦。只是在想Ki-坊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而已~”

……。计算得出的结论告诉他他应该把刚刚打的腹稿在此刻格式化掉并且再也不提起。

但是雪花融化的短短影像还是存入了他的硬盘之中。

作为珍贵的、为人的数据。

 

 

看着对方从程序设定的略带感动的表情活生生切换到无语。这感觉实在是太好玩了。

王马小吉笑嘻嘻地冲上去捏了捏Ki-Bo制作成仿真到具有弹性的脸。

“Ki-坊还真是好骗呢。”

“呃……!王马君请不要这样!弹性材料很容易松弛的……!”

“是吗?那更要捏捏了!”

“!?”

考虑着下回要拿什么寻开心的同时,王马小吉轻声地、依旧带着轻佻味道地说。

“刚刚是骗你的。”

 

 

---------

 

你和人类不一样。

这我知道的。

评论(8)
热度(76)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