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大家新年快乐!!!

处于赶稿地狱所以没法抽空专门写篇元旦贺文,所以把本子里会新增的短篇放出前半部分来混更(……)


后半部分将收录于个人志《Red Comet》中,敬请期待(突然广告.jpg




是傻白甜哟。


==================





“Joker,和我讲一讲人类生理方面的知识吧。”

“……哈?”

 


这绝对是Joker这段时间所听见最为匪夷所思的问题。

 “哈欠混蛋,你……是不是回地球的时候撞到哪颗星球上了?”

坐在身侧的外星少年刚刚分明的认真神色一瞬间化为了无奈的叹息。

“才没有啦Joker……那,考考你。为什么我要问这个呢?”

惯例的三选一,赤井翼在目光从游戏机上移开的怪盗面前伸出手比划数字。

“1、只是无聊。2、灵光一闪。3、我的任务。”

“任…务?”

“嗯。”不死鸟的笑终于没有了那种寂寞的味道,但带上了无奈,“他们说的,没想到回去之后要上交遇到的星球生物数据,滞留在地球上时飞船又不在……”

不用过多的言语也能明白赤井翼口中的他们指的是何人。

“……然后?”挑眉。

“然后这次来地球必须采集数据……就是这样。”耸耸肩。

“为什么要找我啊?”Joker的表情那叫一个嫌弃。

“因为我也很好奇呢,人类到底是如何产生后代的。”

Joker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非常。

“呐Joker,和我说说吧。”

 

 

不把他打发了这一下午估计都不能玩3DS。Joker有些悲惨地想道。

 

 

沙发上人类和非人类正襟危坐。

双方弥漫间弥漫的严肃气息仿佛在讨论关乎世界危机的重大事件。

……然而现实是十足十的尴尬。

银发怪盗抽抽嘴角,把手放在了膝盖上。

“那么、哈欠混蛋你想知道什么?”

话一出口就已经开始后悔了。Joker的视线飘忽到了天花板上。

赤井翼摸摸下巴:“……就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吧,人类是怎样诞生的呢?”

“……呃,被、被母亲生下来的。”

“哦——和我们星球听起来差不多的样子。小孩子多久才从蛋里出来?”

“? 我们是直接被生出来的啊。是哺乳动物啦、哺乳动物!”

“欸?没有待在蛋里过吗!”卵生星人深深地震惊了。

“没有。”Joker坚决地摆手。

“这样啊……话说‘哺乳’……?是什么?”

“……”

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出现了,Joker很想倒流时光把前几分钟答应给哈欠混蛋科普的自己给删除掉。

“就是…母亲用自己的……自己的……”说出来比想象中的还羞耻,Joker哆嗦了下嘴唇,嘴巴开开合合了几下,有些话卡在喉咙深处怎么都没法蹦出来。他浑身一抖,放弃般从口袋里迅猛地掏出手机,啪地一声拍在了满脸好奇凑过来的赤井翼脸上。

“我放弃了!你自己找!”未经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的怪盗带着可疑的红晕大喊着。

说罢就匆匆忙忙地拿起自己的3DS缩进另一只沙发里。

Joker怎么了?脸好红啊。捂着脸的赤井翼百思不得其解。

外星人当然无法完全理解地球人的想法。

赤井翼也不是很在意,于是他拿起手机,琢磨了一会儿用法,然后兴致勃勃地找起了科普。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了。

游戏通关的Joker直起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准备起身的Joker嘟囔着不知道阿八的咖喱做好了没有,思绪却在看到某团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的灼目红色时生生卡住了。

糟糕,完全忘记了这家伙的存在……而且还是在那种前提下。

果然还是溜走吧。

愉快的决定还未来得及实施,下一秒赤井翼就关掉了手机,带着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看到了Joker,兴高采烈地摇了摇手机:“呀Joker,谢谢你的手机,我多多少少清楚了一点哦。”顺道坐到了Joker身边。

“噢、噢。”表面看起来异常冷静的Joker接过手机,点开屏幕看了眼所剩无几的电量,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比如?”

“人类的性爱。”

啪嗒。

……手机掉了。

好像完全没发现Joker充满着感叹号和问号的表情:“原来人类是靠那种方法创造孩子的啊,和我们星球完全不一样呢。……Joker你试过吗?”

“……”Jack·Jones·童贞·Joker不想说话。

而且他又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极其的。

仿佛应验他的预感般,一阵天旋地转。赤井翼抓住Joker的双手压在了怪盗的上方。

“Joker~我们来实践一下吧?”笑得不知该称作纯良还是无良,“和人类一样,创造爱的结晶。”

夜空下创造无数奇迹的人此时说话都不利索了:“笨笨笨…笨蛋吗你!!我是男的啊?!”

“方式应该差不多吧。”

“不是这个问题!……别撕我衣服!!…别伸进去!?!住手啊哈欠混蛋——!!!”

 

 

 

绝对、绝对不能让赤井翼自己一个去学习人类某方面的新知识。

这是Joker血与泪的教训。




评论(7)
热度(119)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