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片段

摸鱼产品


===============





赤井J

 

 

“呼……”吐出一口带着白雾的气,赤井翼把羽绒服的衣领向上拢了拢,帽子的毛边蹭过他的脸,赤井翼打了个哆嗦,赶紧把手插进了口袋,加快步伐跟上了前面的人。

说来他还是不适应地球的冬季。每到这个时候这些绒絮般的雪就会从天而降,初次见到雪时,赤井翼并不知道它们是水的另一个形态,只是抱着新奇的感觉看着雪纷纷扬扬地飘落,落到他的手心,直至它们化成了水。

那天被雪搞得湿答答和被寒风吹懵了的赤井翼从此讨厌冬天。

“喂……Joker”

“……”怪盗并没有理他,穿着和平日所穿怪盗服一样大红的冬装继续向前走着。

“Joker——”

“……”

“Joker——~~”

“…你好吵啊哈欠混蛋!?”裹成个球的Joker终于转过头来对着赤井翼,蹦出了十字井号在脑袋上外加鼻头冻得有点发红的Joker此时看起来十分不爽。

“好冷啊——可以回去了吗?”

“是你说要跟过来的啊?!”

“可是好冷啊”

“我可是要去踩点的……再冷也要给我忍着!”

“好冷啊……”

对着眼前焉巴掉的赤井翼,Joker闭了闭眼像是在忍耐什么般攥着拳头狰狞了下脸。片刻之后放弃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

“真是败给你个哈欠混蛋了……”

Joker有些粗暴地扯下围巾,踏过冻得冰冷发硬的地面凑近了赤井翼,在他的脖子上绕了几圈后草草地打了个结,最后瞪着死鱼眼拍了拍不死鸟的脸。

“这样就行了吧?”

“……”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暖意,赤井翼定定地看了会儿Joker那离得极近、倒映着雪地微光的眼睛。

冬天也好像不是那么讨厌。

“嗯,这样就行了呢”

“那就快走吧”

Joker有些没好气地转过身,继续朝着目的地向前走去。

赤井翼则不紧不慢地跟在Joker后面,把围巾向上拉了拉遮住了鼻尖。

 

有Joker的味道。

 

 


-------------------

 

 

 

 

 

 

KJ

 

 

今天的风似乎有点大,寒风刮在皮肤上穿来了刺痛的感觉。

雪覆盖了大地,雪原上分布着稀稀拉拉的树,叶子早已落光的树枝狰狞地指向了灰蒙蒙的天空。

 

“Joker……你真重呢”

“……本大爷刚刚救了你欸你就给我说这种话?!”

“哎呀呀那种情况的话我自己就能解决哦,搞成现在这种情况是Joker你自己笨手笨脚的错呢”

“……哈、要是没有我的话你早就掉到那个变态的陷阱里了”

“……要不是我帮你,你也差点就被他抓到了哦”

“……”

“……”

 

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因为运动量至少没有浑身发冷,然而吸进肺里的空气依旧冰凉刺骨。

 

“……小时候好像也有一次是和师傅一起去山上野营呢”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那时候Joker你负责生火,弄了半天也没弄出一丝火苗,最后还搞得大家一起生火才避免了饿肚子的结局”

“……你想表达什么啊!”

“那时候你花脸的照片我还存着”

“………………你就等着我下次去你的飞船把你的糗照偷出来吧”

“我等着哦……”

“……”

“Joker……?”

“……”

 

风雪兀地大了起来,顺着脚印蜿蜒的地方留下的鲜红被风雪悄悄地盖上。

 

“Joker”

Spade抬起脚,裤脚已经被雪浸得有点发湿。

“……不要睡过去”

把背上的Joker往上提了提,背上的温度好像降低了一点。

“在这里的睡过去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在能见度模糊的视野中最多的还是那片白色。

“你和我说过,怪盗是不会轻易死去的,你要是在这里睡着的话我可是会一辈子都用这个嘲笑你的”

眼泪在这种天气下都会结冰的吧。

“所以……不要睡过去……”

“拜托了”

 

 

 

 






“……Spade你好吵……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就睡死啊”

“……是吗,那么下次我去你飞船的时候可不要让我在床上抓到你哦”

“你好啰嗦”

 

 

 

呼啸的风雪中,离他们得救还有十五分钟。


评论(1)
热度(84)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