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

为了治愈身心先写写拉郎段子冷静一下吧

拉郎哦【重复


毒害×Emalf  注意【是拉郎(第三遍

大概算是上次的两个时间段中间发生的故事吧

 

 




 

 

 

 

 

 

“欸、Poemi桑,我也要做这种工作吗?”

Emalf一手拿着深红的板砖,一手拿着砌墙的工具,隔着破了个大洞的墙讶异地询问着对面的幼女。

“当然了。”幼女抱着黑色的犬,“人手不够只能由你顶上了呀。”

“欸、……”Emalf有点为难。

“你不会想要让幼女干这种事吧?真是个差劲的男r”

“好、好啦我做啦!!”在Poemi用不知哪里学来的鄙夷话语对Emalf进行滔滔不绝的说教前Emalf赶紧揽下了这个修缮墙壁的工作,Poemi点点头丢下一句“那你就快点做吧”就抱着波奇迈着小小步伐离开了。

“唉……”Emalf对着硕大的破洞叹了口气,“隔壁的魔王……真是”,流着冷汗乖乖蹲下来拿起搬砖。

“虽然我是个打工的啦、但是不是这种性质的啊”

黑黝黝的走廊反射着他的哀叹。

 

啊……好累啊……

没想到王城里被隔壁魔王破坏的地方那么多,炎魔也不会修复魔法,基本上进行了一天的修补工作,Emalf累到连话都不想说。

去睡吧……不知道能不能在梦里见到眼镜小姐啊……

摇晃着身体摔在床上,Emalf把墨镜往床头柜一扔,就迷迷糊糊地陷入了睡眠。

 

“咕、哈……”

Emalf觉得自己快窒息死了,本该在美好的梦乡中与眼镜小姐约会却硬生生地被拖了出来,混沌的黑暗里首先感觉到的是氧气的缺失,其次是,嘴里、好像有什么……

费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映入炎魔视线的是赤红的、瞳孔收缩成一条竖线的眼,眼睛的主人看见他醒了,更加开心地用舌吻掠夺着Emalf的空气,津液交融和双方舌上的舌钉碰撞发出了淫靡的声响。

……………………………………………………等一下!!!!!!!!!!!!!!!!

想起眼睛的主人的Emalf一瞬间瞪大了眼睛,精神感觉无比的清明,因为过度劳作而感到酸痛的身体不知为何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使他一下子就挣脱了毒害刚刚扣住他后脑的束缚,砰地一声撞上了床头。

“你、你,你是……”Emalf擦拭着嘴,经历了梦境天堂和现实地狱两重天使他声音有些发颤。

“果然刚睡醒的少年很美味啊~♪”毒害舔舔嘴唇,露出了回味的表情,“这是晨袭哦~”

那种事我当然知、不对我不想知道啊!!!他怎么进来的!!!

眼前的毒害相较之前的装扮,腰间多佩戴上了一个白色的鸟嘴面具,脸上的钉子和神色与之前别无二致,但令人细思恐极的是他的那件黑衣下方好像沾上了未干的血迹。

回想起之前遇到他之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现在Emalf反正是怕极了这个人。

“少年看起来很精神呢。”毒害好心情地开口,Emalf抖得更厉害了。

“不、那个……”

……救命啊,等一下他肯定要做些什么。

“一起来玩比之前更有趣的游戏吧~❤”

Emalf惊得差点蹦起来,毒害像是享受一般一点点、缓慢地靠近他,Emalf一直往后缩,反而把自己困在了角落,根本无处可逃。

毒害抚上Emalf的脸,看着Emalf那双自己无比喜欢的蜜色眼睛,毒害放轻了声音:“别害怕,是很~愉~快~的游戏哦。”

真是无比恐怖。

 

 

 

 

 

接下来大概是车的展开(。


评论(4)
热度(44)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