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疾

*并不知道在写什么,看不出是龙pa的断片式龙paro

*超绝OOC

*森罗爸爸的点文,非常短,我觉得我对不起她(吞枪自杀

*如果能接受祝食用愉快

最后附了炸虾皇上画的疾风(大哭)LOVE 爸爸

 

 

 







 

ONE

“爸爸,我为什么不能和那个绿眼睛的孩子一起玩?”

“那是个怪物……爸爸小时候他就这个样子了……而且有时还在自言自语说是看见了妖精……哎呀总之不要和那个小怪物说话听见了没有?”

“可是他……”

“可是什么?听话!”

“哦……”

 

 

 

TWO

少年坐在树下啃着鸟儿捎来的鲜红苹果,汁水反射着微光滴落在地上。光映亮少年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其中一只灰蒙蒙的一片死寂。

 

少年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即使可以几个月乃至几年不吃不喝依旧活蹦乱跳,少年仍喜欢食物的味道。尤其是那种叫披萨的…………虽然只吃过一次。不过苹果也很好吃,香香的、甜甜的,少年脸上漾起笑容。

 

 

 

他叫疾风,村子里被称为怪物的存在。

 

很久以前出现在村子里的他没有一点记忆。

 

村里人恐惧的是,他不会变老,也不会死,当年看起来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已经成为大人乃至有了好几个孩子时,疾风依旧是初见那副模样。

 

时光仿佛在他身上停歇了,一点流动的迹象都没有。

 

 

 

吃完了苹果,疾风盯着眼前的妖精开始逗弄它,村里的人看不见这种真实存在的物种。小家伙长得很像水母,随着疾风的动作开始上下摆动,软软的伞状体摇晃得像裙摆。

 

突然妖精被吓到般抽搐了一下,然后咕噜咕噜地飘远了。

 

“欸?怎么了?”疾风疑惑地盯着它离开的方向。

嚓。鞋踏在草地上的声音。

疾风面前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有着和疾风一样漂亮的紫水晶般的眼睛,和极其相似的脸。

疾风感觉到自己被阴影笼罩,风带来了熟悉的味道,疾风缓缓地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周围的一切好像都远去了,世界只剩下两个人在互相对望。就像是故人重逢,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远隔着时光的洪流。

那个人慢慢慢慢地蹲下来,露出十分怀念的神情,而后将疾风拥入怀中,像是拥抱了他的整个世界。

“我找到您了。”

听见这句话疾风也不由得微笑起来,伸出手回抱了那人,还轻抚了下他的后背。

“嗯,你找到我了。”虽然记不起来你是谁,但是能再次和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他说他是紫电,是疾风的朋友。

 

 

 

THREE

两人穿行在森林里。阳光透过树叶打在地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光斑。

疾风很好奇的四处蹦蹦跳跳,自有记忆以来从未离开村子对什么都觉得好奇,时不时跑得没影再biu的一下冒出来。对于这种行为紫电不惊讶也不生气,只是在每次对上疾风视线时报以微笑,从未变过。

真的是个好人啊……疾风看着紫电的背影想。

“紫电紫电!我们要去哪里啊?”

“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国家呢。”

“哦——去哪里干什么?”

“去拿回疾风阁下失去的东西。”紫电笑着揉了揉疾风的头。

失去的东西……?他有失去什么东西吗?疾风不解地摸了摸有些凌乱的头发。

鸟在叽叽喳喳地鸣叫,草叶飘飘忽忽地飞旋至空中,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起风了……!”疾风缓缓闭上双眼。

“是啊……起风了呢”

风撩起两人的束起的头发,头发在毫无规律的摆动中时不时交错。

“紫电……”

正对着风吹来的方向出神的紫电惊醒过来。这个……语气是……?

“疾风……?”紫电猛地转过头,然而在他震惊带点希冀的目光下疾风也只是楞了一下,随后拉住紫电的衣角。

“你好像有点难过?”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紫电稳了稳情绪,对疾风轻笑:“没有,刚刚只是…回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一定是悲伤的往事吧,紫电刚刚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哦。”疾风皱眉。

“是吗?在下……”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垂下眼思索了一会儿的疾风突然抬起头来,眼睛亮得惊人。

疾风放开紫电的衣角,转而抓住紫电的双手。温暖的感觉隔着手套传向紫电,像是冬日的暖阳。

“要开始了哦!biubiu的感觉!”

轻飘飘的。本来已经流逝的风转身回来温柔地托起了他们,周边盈满了妖精,旋转起来的伞状体像是一朵朵盛开的白花。

“很吃惊吧!这是我的能力,大家已经很害怕我了所以我没有告诉他们……但是很舒服吧?这种接触风的感觉!”

……不要说那样的话,明明您没有做错任何事。

灿烂笑着的疾风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惊人的变化。灰蒙蒙的那只眼周围长出了细密的鳞片,顺着耳际一路往后,耳朵被传染般变成了耳鳍。而眼睛本身那一片灰蒙蒙散去露出了绝对不是人类的东西。

那是龙的眼。

再次闭上眼的疾风没有看见紫电那异样的表情。嘴巴开开合合无数次后化为一声不明的呜咽。

这次是,真的找到了。

 

 

—ZERO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龙扬起它庞大、森严、优美的身体,笨拙地转过来身对着他。

看着那略显狰狞的脸他曾以为对方会扑过来终结他的生命。

可是没有。

龙慢慢慢慢地凑了过来,蹭了蹭他,脸上居然出现了如同孩子的神色。

人类,你是来,带我出去的吗?确实是孩子的声音,因为不习惯发音而显得生涩。你身上的风,好舒服……

龙形在眼前消散,逐渐明晰的是少年的样子。

 

带我,出去吧?

龙对勿入此地的访客发出了此生唯二之一的请求。

 

 

FOUR

天色暗沉,仅有前方的火堆发出光亮,忽地发出爆裂的声响。

疾风睡着了。使用了那个能力后回到地面上就虚脱一样倒下,紫电吓了一跳,接住疾风身体后才发现他只是睡着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以后还是让疾风少用这个能力好了。

一切都很寂静,只有疾风的呼吸声。

除了……明明灭灭的火光下紫电的眼中闪过一抹暗色。

“在下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呢。”

起身。于此同时,好几十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各个地方,如同暗夜栖息的蝙蝠。

“是各位的国王叫你们来的吗?”

噼啪——空气中跳跃着紫色的电弧。几个想偷偷溜到疾风那边的人直接被电成了焦炭。

“真是抱歉,在下不会再让你们夺走他了。”

余下的人惊恐的视线中,紫电犹如贵族一样慢条斯理地从口袋中掏出眼镜戴上,再将手置于胸前,在紫光和红光的照映下那张挂着面具般微笑的脸显得尤其恐怖。兀地化为实体的雷电如紫色的游蛇一般蹿了出去。

 

“那么,欢迎聆听来自地狱的声音。”

 

 

一个接一个人形焦炭堆积在焦黑的土地上,地上只有残落的碎叶能证明草地曾经的存在,树枝仿佛黑色的枯手向着天际延伸。像瞬间被夺去了生机一样。

而始作俑者消失无踪。

太可怕了……报复要来了吗?端坐于宝座上的国王恐惧地看着水晶传来的景象,仍攥紧了手中的权杖,无法释怀地摸上位于权杖顶端那颗最美丽的晶体。

“这可是我耗费了极大心血才得到的啊!”

难道就要这样被抢走了吗?

国王迷茫望向城堡之外。

 

 

—ONE

那一天是永远的噩梦。

 

持续了好几天的交战,对方的人依旧绵绵不绝地涌过来。

该说人类的优势是在这里吗?明明弱得要死,可是数量却这么多。

抱歉啊……紫电。

在解决完一个敌人后他听见龙这么说。

要不是一开始我要你把我带出来就不会让你遇到这种事了。

没有这样的事!

他第一次如此失态,近乎嘶吼地说出这句话。不断进攻的敌人使他没有办法回头。

把你带出来是在下的选择,和疾风你没有关系!

……

后方没有回应。

许久,在连天的战火和喊叫中,龙的声音像隔了一层雾传来。

谢谢,但是对不起。……你先走吧紫电!

什么?

被冲击得向前了几步,还未反应过来眼前就蒙上了白亮的光,熟悉的波动。

空间魔法?什么时候向白银……不、不对……

疾风——!!!

再大的呼喊也没法阻止他被传送走龙的身边,濒临绝望中他看见龙的逆鳞中没入一只弥漫着不详黑气的枪,逆鳞正往外喷涌着鲜血。

没关系,我不会死的。一定要来找我啊……

龙笑了,然后再也看不见了。

 

 

回到那片褐红的土地后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回到了遇见龙的地方。还是那么波光粼粼,犹如梦境。五光十色的水晶,在四处穿梭的妖精。没有变化。

可是他的面前空无一物。

 

 

 

FIVE

“……紫电?”

“您醒了吗?”

“嗯……嗯?这里是哪里啊?”

“王城里。您昨天睡着了,在下先带着您赶过来了。”

“紫电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吗?噢、刚刚那个是什么?!看起来好像biubiu的很好玩?!”

跑走的疾风,近在咫尺的城堡,望着它的紫电。

 

还有开始呼应的两片灵魂。

 

 




END


把想写的都写了不给出具体解释各位自行发挥想象!(顶锅盖跑

运用龙的力量的疾风:




 


评论(6)
热度(20)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