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Joker因为各种原因被赤井喂过血。

 

私设一堆,OOC

掰了一点赤井的过去结果完全没有派上用场ry


 

 

 

================

 

 

 

 

 

 

【About  Dream】

 

Joker认为自己在做梦。

视线中是大片大片金黄色的沙漠,头顶是蔚蓝的天空。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好像在飞,皮肤有风刮过的凌冽感,俯瞰着略过一个个沙丘,远方的某个黑点渐渐明晰起来——那是人类的城市。

无视周遭人惊异的目光,缓缓降落于棕黄的石墙上。

他听见「自己」开口说道:

『欸~这里就是、人类的国家吗?』

 

分明是赤井翼的声音。

 

 

 

 

猛地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自家飞艇的客厅,不是埃及,也不是陌生的哪里。都是Joker熟悉的一切…………如果腿上没有这只Hossy,外加他昨天明明是在自己房间入睡的话。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走开啊你这只似猫非猫的臭东西!!!”一爪把Hossy掀翻在地。

“hossy——!!”一跃而起疯狂乱抓。

“*&%GY——好痛!!!”死命瞪着圆滚滚地离开的Hossy,Joker捂着被抓花的脸碎碎念了起来:“可恶……到底为什么会梦到那个哈欠混蛋啊……而且”环顾了下四周,“为什么我又跑到卧室外的地方了啊……?梦游??”

自从赤井翼给他强灌血后常常发生这样的事,第一次跑到了飞船驾驶室,要么是厨房,甚至有次跑到了Sky Joker的飞船顶部,在黎明寒风的吹袭下不出所料地感冒了,以致错过了预告的时间。为了这事还被Spade嘲笑了好久。

说起来,全是那个哈欠混蛋的错吧!Joker咬咬牙,摸摸下巴想要持续的思路被一声惊呼打断了。

“Joker先生?!”

“??阿八?你起来了啊?”

“太不可思议了…………Joker先生、那个倒头大睡就会睡到下午三点的Joker先生……竟然比我早起了……”小小的助手伸出手颤抖地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显示早上七点的钟,然后用湿漉漉的仿佛有泪花的大眼睛感动地直视着Joker:“终于、要做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了吗……Joker先生!”

“………………”

 

 

Sky Joker上传来一声怒吼。

“————谁要做早睡早起的好孩子了啊!!!!!!”

 

 

深入思考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About the Nile】

 

这次的梦稍稍有点不同。

 

熟悉的场景放映过后像是被按了快放键一般,模糊不清的片段一个个快速掠过。

相遇、相识、对话、对抗……直至最后一幕。

背光的王座前站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轻笑:“有意思,你让我稍稍感兴趣了起来。”

“我可是对你没有一点兴趣!”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在下一秒却转为高亢:“我说,Phoenix,要不要来和我玩一个游戏?”

“哦?”

“——”

约定的内容被强行抹去似的听不明晰。

清楚的只有他的回答:“……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法老!”

 

 

 

前面河里的水在缓缓流淌,视线可及的是对面和身后的树林,还有更远处的金黄沙丘,天边微微发亮。

这里又是哪里………………又一次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飞艇上的Joker发现自己已经换成怪盗装的同时,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早知道前几天就应该跑去找那个哈欠混蛋把这件事弄清楚,他都跑到什么地方来了啊?!

仔细观察了周边的景色:“这里是…………尼罗河?!”盗宝途中曾在高空中俯瞰过的景象此时真真切切地展示在Joker眼前。

……又外加了一只Hossy。

对视良久:“…………你怎么也在这里?”

“hossy~~~”摇尾巴。

“……算了,为什么我会跑到埃及来啊”移开视线,“先想想怎么回去吧。”

放在口袋里的口香糖全都不翼而飞,而天空中也没有停泊着自家飞艇。

“总之先呼叫阿八吧,也不知道现在他醒了没”

“哦?Joker?你也在这里?”这是刚刚还在梦里听到的声音。

“?!”

Joker迅速地转过身,正对上那双映着十字的双眼。对方站在树枝上悠闲地斜倚着树干,俯视下面有些惊讶的人。

赤井翼以鸟类独有的轻盈一跃而下,落在Joker身前:“真没想到能在尼罗河边遇见你啊。”

“赤井翼……你个混蛋我正要去找你呢!”一把抓起赤井翼的衣领,Joker大声质问着:“自从你强行给我喂了血后我老是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关于你的梦啊!醒来后就直接跑到了奇怪的地方,这次都跑到埃及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关于我的梦……?”赤井翼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挥开Joker的手后赤井翼悠悠地踱到了河边,背着晨光,赤井翼开口道:“那我考考你,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1.你有梦游症。2.你我是同一个人。3.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

“什……”熟知第三个选项才是正确答案的Joker快步走到赤井翼面前,咬牙切齿:“那你干嘛还给我喂血啊哈欠混蛋!”

“谁知道呢”耸耸肩,“不过我也没想到Joker你的梦境会和我的相连呢……今天刚好梦见了以前的事,还有法老那家伙,为了消除困意就跑来看看…………哈啊——”赤井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想回家……”

趔趄:“那就回去啊!!!”

“那可不行,Acrux还在你这里呢。”

“那就把它带走啊!”

“Acrux……我觉得它在你这里比较有用。”

“那只似猫非猫的…………你干嘛??”突然凑近的赤井翼让Joker不由得退后了一步,赤井翼眯了眯眼露出有些危险的笑容:“不过还是想看啊,Joker你遵从我的意识的时候,眼里刻上我的十字的样子,那一定非常有趣吧~”

“我可没什么兴趣,原来我睡觉时乱跑是你搞的鬼……!”

“也不全是。只是喝了我的血还不会这样的,主要是Acrux……”指了指又黏上Joker的Hossy,“它在你身边的话就会这样。”

“给你金平糖离我远一点!”Joker把装金平糖的袋子扔出了完美的抛物线,总算把Hossy引走后Joker把视线投向赤井翼:“那你说要怎么办啊哈欠混蛋?”

“嘛,解决方法还是有的。想知道吗?”

“谁管你是什么……赶紧弄完赶紧回去。”Joker没好气地摆摆手,手挥到空中还没收回就被抓住了。

眼前一片漆黑是一瞬间的事。

赤井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了原形,抓住Joker手的同时伸出翅膀牢牢地把两人围了起来。

“这样不就变得无聊了吗?我来让它有意思一些吧!”

Joker刚要出声就发现手那边传来一阵灼烧感。

好烫。……赤井翼那家伙是把手套给烧了吗?

紧接着是什么刺破了手指的痛感,然后是舔舐、吮吸。

“咿……”这个混蛋在干什么?!

Joker觉得从指尖那边传来一阵酥麻感,随即扩散到全身。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流逝,和湿润的触感……他全身都僵硬了,但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

搞什么?!?!

Joker忍不住想踹开赤井翼的时候对方才放开了他。

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赤井翼……不,Phoenix扇动翅膀升到空中,对着下方有些跳脚的、脸红的Joker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Joker你脸红的样子可真有意思!虽然很可惜,这样你大概就不会被我牵引了。和你在尼罗河旁相会真的很开心,让我们在南十字星下再相会吧!”

“喂给我等一下你这个家伙————!!!!!”

望着消失在天际的Phoenix,Joker愤怒地跺了跺脚:“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个哈欠混蛋的——!!!!”

胸膛里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天已大白。远处高呼着[Joker先生——]的飞艇正缓缓驶来。

 

 

 

这只是个,不死鸟和人类偶遇的、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end=====

 

赤井的方法就是从血液里把他的联系?神力?吸出来【颓废】根本就不会表达。

这个赤井还是太温柔啦!



评论(4)
热度(152)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