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物语paro

本质是自己爽的产物(……)4k+

人物OOC

请谨慎阅读

感谢炉的联动图:





======



Revolver躺在红褐的土地上,仰视着壮观的一幕。

汉诺塔正自下而上地崩坏中。巨大而诡异的赤色树干正一点点地碎裂,飞扬的数据残片朝圣一般去往了Link Vrains上空。凌冽的暖黄色线条在空中构成了简洁的“法阵”,汉诺塔消散的同时,前一刻被毁灭的网络数据正以惊人的速度回复着。

光球从天而降,舒缓的光芒落到地上。先前被困在Link Vrains里的人都一个个化为粒子成功地登出。他缓慢地起身。解决了前来碍事的人,站于汉诺塔的顶部。本应和父亲一同迎接理想达成并堕入地狱的时刻。

……看来汉诺塔完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你可以登出了,Revolver。」

 

有人声音平静地说道。

什么“东西”在他的眼前出现。是人类的形状,依旧是暖黄的条纹,犹如伊格尼斯一般在身上构成了简单又高贵的图腾,甚至攀沿到了脸上。和以前不同的暗蓝色长发散在空中,发尾像是由数据方块拼接而成,呈现出超现实的白色荧光。非人类的眼睛慢慢睁开,唯有那双坚毅的帝王绿眼瞳从未改变。

“啊~啊,好险好险,差一点点——大家就都死了。”汉诺骑士找了许久一无所获的暗之伊格尼斯正在那个“东西”不远处,大松一口气又语气夸张。理应只剩下一只眼球的它四肢健全活蹦乱跳。

那个“东西”并不搭理伊格尼斯,只是重复了一遍。

「你可以回去了,Revolver。」

“你,知道的吧?”Revolver应该是笑了,他听到自己嗤笑的气流在面具内回转,“我的名字。”

「…」

「鸿上,了见。」

“那,你应该就是,电子界传说中的神明,Playmaker了。”

Playmaker慢慢地点了点头。雨丝状的流星数据划过天空弥合裂口。

“它”再度开了口,语气平淡地说道,「有三件事你需要知道。」

「第一,鸿上圣的数据完全消失了,我无法修补。」它顿了顿,「……人类的心跳停止我无法逆转。」

「第二,Specter和汉诺三骑士的意识已经返回了他们的身体里。」

「第三,汉诺塔已经由我回收,你们的计划结束了。作为交换,我会保证之后AI、伊格尼斯们不会毁灭人类。」

“这可说不定哟,Playmaker大人。”伊格尼斯懒洋洋地趴在不知从何处生出的链接栗子球上,狡猾地笑道。

「闭嘴。」

「……」“它”转回身子,慢慢靠近了从刚才起就不再言语,沉默以对的Revolver,「综上,你可以回去了。你还有同伴在,鸿上了见。没有什么需要你承担了,外面,有星辰大道和崭新的未来等着你。」至此,Playmaker脸上第一次揭掉了冷漠的表情,嘴角掀起一丝微笑,话语中夹带了“它”自身都不知道的温柔。

「所以,登出吧。」加载着程序,它的手伸了出来,触向Revolver的手环。

 

“……然后,回到那个仿佛藤木游作从未存在过的‘现实世界’?”

 

瞳孔紧缩,刹那间神明想缩回“它”的手,但Revolver比“它”更快,抓住了“它”的手腕。狂潮般的红色枝条一瞬间从手环中疯长出来,尖端蹿升,没入天空黄色花纹后,汉诺的标记重构、覆叠。

“Playmaker!!!”伊格尼斯被丛生的程序推出去老远,无法过来,它惊恐地大喊:“为什么这家伙会……那是汉诺塔……?不,那是什么……!?”

风暴中心,Playmaker脸上满是惊愕。拉扯的力道太大了,几乎将“它”撕成两半,一只眼睛因为痛苦眯起,但“它”仍旧咬牙挤出声音艰难地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记得?为什么要这么做?

Revolver的子弹耳坠在风中摆动,反射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微光,直视着会近乎刺痛双眼。

“你重置的这个世界漏洞太多了,Playmaker。我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啊。”他一点一点地划开微笑,“我说过,我不会逃避自己的命运。只要伊格尼斯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就会去消灭电子界。”

“……还有你。”

——把你,从高高在上的神明宝座中夺回来。

「可是,你,怎么做到……你想做什么!」Playmaker最终还是沉下脸。

狂乱的洪流中,Revolver的另一只手抚上了神明的脸,难得一见的难以置信的表情刻在其上,夹杂凶狠和愤怒。

很久以前我便和你说过了,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善人。

但他发出极其温柔的声音:“很快,你就可以回去了。”

洪流的冲击下,面具碎掉一块,露出鸿上了见的一角。这句在藤木游作尚且为人时的魔咒,换来了Playmaker如他所料的忡愣,在那瞬间,“它”失去了意识。

铺天盖地的汹涌黑暗之后,整个世界陷入沉寂之中。

 

 

·

·

·

 

·

·

·

 

 

“做出这样的事真的好吗?”穗村尊说。

夕阳西下,决斗部的部员结束了活动。学生勾肩搭背大声调笑地从多媒体教室走了出来,时不时拿对方的打牌技术逗趣。人流走了过来,下了楼梯,站在楼梯口前的他们就像海流中的礁石,屹立不动。

话语像是水滴,打碎了平静的水面,还有水中虚幻的倒影。人群程序错误一般抖动了一下,消失不见。

鸿上了见抱着双臂,没有惊讶更没有愕然,他说:“你那时也在Link Vrains里吗?不……你也是‘知情人’,吗。”

“那时候我只是想去见他一眼……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穗村尊摘下了眼镜,没有了镜片的遮挡,他眼中的愤怒锋芒毕现,“游作是为了我们……而你却破坏了他留下来的……!”

“留下来的虚假世界?现在的历史不过是他自作主张的假象罢了。”鸿上了见冷笑一声,笑容只停留了一瞬便迅速褪去,眼中的冰冷依旧残存,“还是说,你觉得这样才是真实?”

“……我当然不想游作消失。”拳头攥紧又无力地松开,“但是。”这是他的选择和愿望。

穗村尊的眼光触及到了他的决斗盘,他抬起左手,“伊格尼斯们呢?”

自被拖入这个世界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伊格尼斯了。

“伊格尼斯,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什……”

这个世界被夕阳笼罩,日轮触及地平线,触及城市隆起的边缘。身后走廊的窗口投下无数的影子,鸿上了见的面部因为背光而模糊不清,“我们的谈话时间结束了。”

穗村尊正想再说点什么,但突然脑部一阵刺痛,从内核向外拓展的疼痛,他闷哼一声捂住了头。记忆中有什么火焰色的影子像是被擦拭一般渐渐逝去。

“很快,你也会忘记你是在虚拟世界中的事。没有Lost事件,平安无事地和你的祖父母生活在一起。”鸿上了见平静地说道,“除了没有伊格尼斯,就像他带给你的‘现在’一样。”

不行……他不能忘记……不灵梦和……

穗村尊抬起头,朝着已经背过身准备离开的箱庭造主断断续续地问道:“你的目的不是只有抹杀伊格尼斯而已吗?”

“啊,那个目的从未改变。除此之外,”他没有回头,“大概就是和你一样的理由了。”

 

 

▇Why

Y■ou

Sa▄ve

I▆▇▄t

 

 

鸿上了见回到多媒体教室前时,藤木游作正站在门正对的那扇窗前看着落日。

部员们都走光了,他还留在那里等人。橘红色的光被窗框遮挡留下的印痕缓缓倾斜,显得更加明晰的绿色眼眸眺望远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以至于出了神。

他的身边好安静,好空旷,跟很久以前他准备离去时一模一样。

拖在高中生身后的影子拉得很长,而那影子突然开始变化,那数据断口般的长发缓缓延伸,伊格尼斯眼睛颜色的线条从影子中心发散,世界晃动,墙皮碎裂剥落——

“在发呆?”

异变终止,黑影浓缩回最初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藤木游作稍稍瞪大眼,像是刚刚回过神,他转向鸿上了见,书包的拉链没有拉好,可以看到决斗盘在里面轻轻晃动。

“已经结束了吗?”

“嗯,穗村想问我认不认识他想找的人而已。”

“是吗。”

鸿上了见走到他身边,望了一眼窗外,这里是二楼,外面的景色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转回目光,“刚才在想什么吗?”

“啊,嗯。”藤木游作日常面无表情的脸上泄漏出几丝疑惑,他的目光在鸿上了见子弹形状的耳坠上停留了一瞬,“突然感觉有三个地方很奇怪。”

“……”

“第一。”他伸出食指,“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昨晚的梦。虽然是正常现象,但那个梦似乎有什么我很在意的地方。”

追加了第二根手指,衬映着鸿上了见暗沉一分的眼神:“第二,太安全了。”藤木游作走到窗边,下面是普通的学校的地砖,绿化带,不起眼的普通的景色在他眼前展开。是他很熟悉的视点。

正因为普通,所以才感觉到违和的地方。

应该有风。激烈的狂风,紫色蓝色交织,十分危险、又暗含了无限的生机和道路。

这样毫无根源的联想让他蹙起眉。是这些天和草薙哥熬夜攻破防火墙的影响吗?他随后竖起了第三根手指,“第三,太安静了。”

“哦?你竟然也有觉得周边太安全太安静的一天吗?”

鸿上了见调侃的声音传来,藤木游作眨了眨眼,然后摇了摇头。

“不是,安静的环境当然是好的。只是,”他的手移到了下巴附近,思索着,“有缺了什么东西的……”

是什么东西呢?……不停吵吵闹闹的东西?陪在他身边很长时间的——?

脚步声唤回了他再度飘出的思绪,藤木游作偏过头,发现鸿上了见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看着这样的背影心中隐隐约约生了一丝焦急,他出声问道:“你要走了吗?”

“草薙兄弟的Cafe Nagi应该还没收摊,说不定能吃到最后一份热狗。”鸿上了见停住脚步,“而且,星辰大道……也快出现了。”

鸿上了见转身的那刻,地平线终于吞噬了最后一方日轮,格子式的阳光一个个消失,他的脸失却了表情,白发和身后浓郁的黑暗对比强烈,嘲讽般的刺眼。

可就只有那么一瞬,教学楼的灯光亮起,耳边的挂坠一闪一闪地跳着微光。鸿上了见嘴角上挑。

他说:“要和我一起吗?”

心脏紧缩,释放传来一阵令人喉头发紧的情绪。藤木游作无端地觉得自己等了这句话很久,久到他曾经丧失了等待的机会和资格。这份思绪从何而来不对劲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很多幸福和平静太过触手可及。只出现了一刻,所有违和的感觉像是被删除了一样消失不见。

藤木游作忡愣了一下。他应该是笑了,回复道:“嗯”

 

 

F█als▇e w■or▇ld

U▄to▆pi■a

 

 

这里是,理想乡。

没有Lost事件,没有伊格尼斯,本该支离破碎的家庭和人生普通平常。

 

鸿上了见站在学校面前,看着那片狼藉,像是被数据风暴犁过一般,出现了许多方块状、方块边缘的黑洞。

他伸出拇指和食指组成手枪的手势,平平一划。

一切恢复原状。

真是可怕的力量。差点失控的瞬间就给这个空间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只是为了抹除伊格尼斯,他大抵无需花费如此大的力气制造这个箱庭。在长时间的回溯中他获得了超过伊格尼斯的技术和力量,「强人工智能」对他够不成威胁。如今最大的敌人是已经隶属于电子界的神明。

鸿上了见凝视着前方,抑或说是看着通往内核的沉睡的东西。

说他偏执也好,固执也罢。这世上他所剩唯一的亲人去世前只给他指引了这一条道路。

……说要拯救他的人,立场由始至终都在他的对立面。不,还是有过的,在一切重来之前不久,他们并肩战斗过一段很短的时光。

“真讽刺啊。”鸿上了见轻声说。

我刚能看到另一条道路的微光的时候,你便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教学楼面前一个人也没有。

 

星辰大道在他眼前再度展开。今晚在他家留宿的藤木游作靠在沙发上打着盹。

藤木游作并不愚蠢。他大概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能彻底意识到这里的假象。

离神明苏醒还剩多少时日呢?

 

他并不期待,也不逃避那个时刻的到来。

 

 

 

 

 

 

 

 

 

End

 



评论(8)
热度(127)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