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坑

这部分不是很长

只是中二设定的背景请不要太过期待后续……




===========



鸿上了见用脚轻轻踢开门。

门以缓慢的速度退开,飘出来的空气终于不像要把人的肺部灌满灰尘一般窒息。

他走进房子。目所能及的空间里有床,木制的椅子,几张能摆下他还未带来的设备的桌子,有基本洗漱工具的盥洗室的门,几乎是空着的厨房。昨天这里还是一个近期无人居住的落满尘埃的场所。先前前来打扫和布置的时候已经好好看过这个地方,但鸿上了见环顾四周,依旧觉得没按原价支付是正确的。那个干瘦又圆滑的老家伙估计是想从这位从城市里来的少爷身上多捞几张美金,但不容许弄虚作假之事的汉诺首领让他没能成功。

鸿上了见往屋子里走了几步。

一只手从他的肩上垂落,藤木游作伏在他背上,沉睡着。

 

到达这里的路上一切顺利,除了有个令人不大愉快的插曲。

这里的街道狭窄、拥挤,甚至有些脏乱。鸿上了见背着藤木游作走在街上时,自是吸引了一片目光,好奇的视线披在他们身上。他置若罔闻。但突然之间,人群散开了一条通道,人们的视线装满了恐惧,惊慌,不是针对他们的,鸿上了见也没有错过他们眼里的厌恶。一个买馕饼的女人嘴角的微笑不正常地僵硬起来,憎恶和害怕混在一起一闪而过。一位父亲拉着他十几岁的女儿和幼小的儿子匆匆地离开了,脸色黑沉如铁。

三个士兵大摇大摆地走上留出来的那片空路。

说是士兵都是侮辱士兵这个词汇,那是三只裹着军装的老鼠。

他们外乡人的特征太过明显,没过多久,那三人就走了过来,堵住了鸿上了见的路。

“礼貌”地盘问之后,领头的人和同伴叽里咕噜了一下,想收取“保护费”。

“哦?我倒是只听说过只有流氓才会收取保护费这种东西。”

“是本地风俗,老爷,本地的规矩。”领头的人毫不在意这样的讽刺,刺耳地笑了起来。

鸿上了见的不屑和厌恶溢于言表,他有很多种方法能让他们闭嘴。不过如今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为他们耗费时间不值又平添厌恶感。

见他没有回答,而且要转身离开,那三人不知用普什图语还是法尔西语交谈了几句,然后再度截住了他们。

鸿上了见的耐心即将告罄。周边人群的投过来的视线开始夹杂了同情。

“这位老爷,”领头的人特地加重了这个词,“既然你没有交钱的话,上我们的地方,工作抵押一下……啊?”

然后把他们卖掉吗?鸿上了见冷笑了一下。他还没开口做些什么,就觉得肩上传来一阵紧缩感——有人抓紧了他的肩膀,他侧过头,知道藤木游作醒了过来。他偶尔会醒来,已是不稀奇的事。游作的眉头稍稍皱起,那双近来常常是一片空白的祖母绿的眼睛,填进了一丝厌恶和凶狠。是了见非常熟悉的神情,在以前的Link Vrains里,在以前的Playmaker身上,常常看到,熟悉得甚至令人怀念。

见到那双眼睛,那三人又嘀嘀咕咕起来,笑容愈加卑劣。至此,鸿上了见知道他们终于起了一些不该有的念头,一次性解决这个麻烦成为了最省时间的选择。

鸿上了见把藤木游作放下。这时候醒着的游作造就了方便,而且不会做任何事,显得很乖顺。乖顺的Playmaker吗?鸿上了见哼笑了一下,不知是讽刺还是其他。

这时领头的人上前一步,他咧着大大的嘴角,盘算着这两个异邦人的价钱,握紧自己带电的警棍,他慢慢地张开嘴,始终没注意到他们也盯上那个少年之后,面前这个男人的神情越来越冷。

啊,这位老爷,考虑一下吧,工作分为很多种的,你和你的这位朋友都能做最轻松的那种工作,怎么样啊,老爷,考虑一下吧。

他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一个冰冷的、坚硬的东西抵在他的额头上。人群惊叫起来。转轮在阳光下反射出明亮的光。他看到那个异邦人打开了保险,他甚至感受到了机械运作的振动。他知道撞针撞击底火的时候,带血的弹头会从他的后脑钻出跳进地面。空气突然变得很热、干燥,冷汗从每个毛孔冒出。

他终于听到那个男人开口了:“那么,选择吧。”鸿上了见的语气和当初威胁财前晃的一般,但又蒙上一层冷淡,“要以哪种方法从我的视野里消失。”

这种口气和话语的力量,他只从自己的上司,那位最高级的长官那里听到过。

他知道自己找错人了。

 

 

====

 

那之后没多久,藤木游作又睡着了。

这也是常见的事。

 

 

鸿上了见将他安置在那张换过床单的床上。

灰尘在从窗户玻璃透进来的金色光芒中飞舞,太阳偏转过一半的天空。接下来是食物的搬运。

 




TBC

评论(5)
热度(83)
  1. 南山不起雾绿豆兵 转载了此文字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