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童的债务

半兽人

套用了部分《BEASTARS》的设定注意

非常非常流水账OOC的东西……非常非常无聊(是真的





--------








游作和尊所在学校的天台是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也一如许多作品中涉及学校描述的那样,这里鲜少有学生上来。

藤木游作为了避开人群,来过几次学校这个偏僻安静的地方,所以表情平淡,倒是决斗盘上的Ai眼珠子无聊地滴溜溜转了一圈,发现某个东西后“啊!”了一声:“诶——哪个冒失小鬼留下的保温杯已经被拿走吗?”

“保温杯?”

“就是财前葵的那次啦,那里放了一个银色的保温杯。”

游作瞥了它一眼:“你关于决斗的东西记性那么差,这种事情倒是记得很清楚。”

眼球上的线条扭曲成了嘟嘴的不满表情。

Ai所提到的保温杯是放置在离门口右前方不远处的石台上,似乎是某个学生带到这里之后就忘记带走,于是被孤零零地扔在那里。而时过三个月的如今,那个保温杯估计已经被主人寻到,石台上早已不见杯子的踪影。

游作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印象,毕竟他此时彼时的注意力全都在找寻因为汉诺的病毒陷入昏迷或者被禁足而没有来上学的财前葵身上。现在再度来到天台,他有更好的闲暇能四下盼顾。

天台的中央是块小型的只有草的花坛,以那小块绿色区域为中心拼接了四个方向的木式长椅,连同几块白色部分组成了更大的用来休闲的长方形体。四周有着两阶阶梯,最高的第二阶梯竖立着栏杆。更外面可以看到学校绿化带树木的树冠,之上是蔚蓝的穹顶。

游作的猫耳咕噜转了一圈。他向上看了眼天空,太阳依旧被云彩遮蔽。现在是夏秋交替的时节,酷暑般的天气正一步步被凉爽取代,早已不像一个月前那么燥热,但现在是午休时分,太阳出来之后温度保不准会急升。

不过现在的气温不会让人发冷,也不会太热,刚刚好。

他走了几步,深蓝到发黑的毛色尾巴在空气中舒缓优雅地扫过,游作来到天台的边缘,把手中穗村尊的书包端正地放到阶梯上,然后也将自己的书包放下。

等待的时间也许是无聊而漫长的,再加上这样的天气以自己的习性估计会……半兽人的猫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手腕上的AI又在转着圈四处探看。游作想了想,在下一阵风掠来之前,他翻身跳上了栏杆。

 

“噢噢!不错的景色呢~”

Ai在最初的大叫之后恢复了镇静,甚至开始大胆地伸出身子瞅瞅下面因为午休四散分布在校园中的学生。猫有着极佳的平衡感,所以走在栏杆上也不怕他会掉下去,当然啦,掉下去的话他Ai大人可以开启无人机模式所以safe,游作更不用担心,以他的敏捷程度和猫四肢会有的可爱的缓冲部位(啊当然,现在小游作收起来了,手还是人类的样子),平安着地那可是稳稳的。

藤木游作一手插在裤兜里,往前走了几步,换了个更好的视野。敏锐的猫耳能听到远处的动静,专心使用的时候或许会轻微地抖动一下,他听到了远方似乎是猫科的狮子或老虎的半兽人发出的咆哮,也能注意到下方食堂中人潮抢夺食物的激烈吵闹声。

LOST事件的后遗症之一便是让他们获得了超过一般半兽人的感官,最初并不会控制的适应期造成的痛苦他和尊谁也没有主动提及,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而且能掌控之后能带来的好处也开始显现出来。

听力覆盖范围经过调整慢慢停在了一个微妙的范围内,不会太过死寂也不会太过喧闹。

但翡翠属的猫瞳从似乎在发呆的状态中迅速回复过来,微微收缩了一下,看向了下方。

一个鸟类的兽人跌跌撞撞地飞了上来,对方还在手忙脚乱地控制平衡的时候,正好和在栏杆上散步的面无表情的猫对上视线,对方吓了一大跳,从小人变回眼球状态的Ai正在嗤嗤地小声窃笑。

“这里已经有人了。”藤木游作语气正常平静地说道。

“是、是吗?”对方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估计是物种关系造成的压迫感,他身上白毛汗狂涌,哈哈干笑了几声开始下降,传递对象是同伴的声音逐渐远去,“喂、喂……佐藤,天台上已经有人了……”

鸟类都比较喜欢在开阔的地方进食,估计是上来寻找吃午饭的地方的,没想到地方被抢占了,还遇到了食物链位于自己上方的天敌之一。

“诶~~~”Ai从决斗盘中伸出来,摊了摊手,“不是说只有成年鸟类拿到执照之后才能飞吗?偷偷违反规定啊,这个小哥。”

“或许吧。”藤木游作耸耸肩。

 

“游作!我买到了……游作!?”

穗村尊被藤木游作的姿势吓了一跳。在当事人看来根本没什么的情景落到别人眼中可能就是突发事件那般的惊悚,用合起来都不足一个脚掌放的片方之地站立,一个不慎就会在几秒后摔得血色四溅,也难怪尊的声音会有些变调和尖锐。

尊没有特意释放听觉所及的范围,而游作早就注意到了他,所以并不吃惊。

“尊。”他颌首,在尊心惊胆战的视线中迅速换了个方向跳了下来。

穗村尊愣愣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似的出了口气,“是哦,游作是猫……”

不灵梦点点头:“毕竟尊是狗,不会爬树所以不理解吧。”

尊乜了他一眼:“为什么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味道就那么奇怪呢。”

那边不灵梦还在赞叹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地、学校天台啊”,尊已经迅速走向了游作,等到双方都坐下的时候,他一边致歉着自己花了有些长的时间,一边从提着的塑料袋里掏出了他前去购买的东西。

“这是?”

“学校食堂卖的据说很好吃的面包。”尊语调愉快地拿出看上去只有一个的面包,接着变戏法一样将它们变成了三个,“好评率很高的,我尽可能抢了三个。”

游作稍稍睁大了眼睛。尊融入这个学校环境的速度远比他快得多,就好比现在,他甚至已经读完一个学期了,却不知道学校食堂销售的最热门的食物是什么。

“游作你挑一个喜欢的口味吧,”确实包装袋上的主题颜色各不同,“我也挑一个。不过一个好像不管饱啊,剩下的……”

“你想要的话拿去吃好了,我只吃一个也可以。”

“不不不,”尊连忙矢口否认,从那个塑料袋里又掏出了一颗未剥壳的水煮蛋,“我还有这个呢。”

身为犬科又是青春期的穗村尊需要经常摄入必要的蛋白质来保证成长,藤木游作偶尔会看到尊吃着鸡蛋或蛋制品的样子,他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有着诸多麻烦和规则,身为猫的游作也有许多与生存相关的必需事项。

尊接着说道:“这样我吃两个也太多了啦,所以——所以……”说到后面他声音渐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眼神也在四处游移,明明目的和话语都特别简单,明了到没有一丝杂质,却在今天的前提下艰涩到难以从喉咙中滚动出来。

游作看着尊支支吾吾了几秒,不知为何忽然明白过来,嘴角连自己都不知道地泛出一丝浅笑:“不用。”他回答了穗村尊没有说出口的好意,“尊还有买别的东西吧,我也吃不下那么多。”

“那——”

“你们分着吃不就好了?”一旁的不灵梦说道,Ai嘻嘻笑着点了点头,炎之伊格尼斯垂着眼似乎是看着做傻事的孩子一样瞅着尊,“真是丢脸啊,尊。”

“……你好啰嗦……”

 

他们一个随意拿了蓝莓味,一个拿了草莓味。撕开包装咬下去的时候,新鲜松软的感觉弥漫在唇齿间,混着蓝莓的酸甜味,又因为灵敏的嗅觉,也能触到近旁草莓的清香。很想让人咬第二口的玄妙魔力,这个面包的热门并非徒有虚名。

在他们慢慢咀嚼的时候,尊从袋子里掏出了其他购买的东西,给游作的牛奶和他自己解渴用的水。

云仍厚重着,漂浮在天空裆住了片方区域的太阳,天台上时不时吹过来舒缓的风,十分宜人。

第一步不知算不算泡了汤,穗村尊略带忐忑地咀嚼着本该更加美味的面包,在和不灵梦的几轮拌嘴(外带游作对Ai的一句“闭嘴”)之后那点不安凝聚成了微不可见但确实存在的结,本该摇着的尾巴也慢慢地幅度渐小逐渐停下,他远眺着远方的湛蓝,无声又郁闷地哈了口气,又惊觉着赶紧收起来,他本能地偷偷瞟了瞟坐在一旁安静进食的藤木游作。

藤木游作竟然没有发觉,只是认真地一口一口地咀嚼着,脸颊因为塞了食物而稍稍鼓起,给那张平日清冷的脸添了几分可爱。大概这个面包真的很符合他的口味,一些平常被他收回去的其他兽类特征有些些显露了出来,比如随着一张一合,配着猫粉红舌头的尖牙。

和抖动频率升高的耳朵。

啊……

一不小心看入神的高中生心脏碰碰地跳着,尾巴再度要不受控制地摇起来的时候——

“……!”

“哦……!”

游作肩膀颤动了一下,猛咳了一声,差点噎到。尊的视线要飞到天外去了,脸涨得通红,却一动也不敢动,等着游作将不知不觉缠在他尾巴上的细长猫尾收回去。

犬类在欢欣地摇起尾巴的时候连动地拽到了猫的尾巴。

“抱、抱歉!”

“不,不是你的错。”

两人心照不宣地移开目光,游作时不时轻微地咳着,双方耳尖原因不明的皆染上绯红。

太好了——脸上的燥热和作鼓的心脏平息之后,尊如释重负地想着。他两三口解决了剩下的面包,滋味远比先前要好得多。

初来乍到,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熟悉这个学校呢?如果不是……正是为了这个时候,他才会在来之前仔细地调查了一遍这个学校该有的、如此日常的细节。在那期间不知道被不灵梦挖苦了多少次,但也算是值得的。

毕竟游作看起来挺喜欢的。

尊拿出鸡蛋,慢慢剥了起来,可因为心绪不宁,本该光滑的蛋白表面变得坑坑洼洼。

看起来和其他日子没什么不同,表面的日常依旧安宁。其实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交往第一日的青涩磕绊罢了。


评论(11)
热度(54)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