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以及不知道汉诺塔事件多久后的两人

非常OOC注意


时隔三四年我居然又写了YGO……

唉他们好rio

就一个爽段,很短很短,很崩很崩,复健和试水作,之后大概到汉诺篇结束或者填完其他墙头的坑才会再写了(。


恭喜TAG突破500!

 




=============

 

 

 

 

 

 

鸿上了见的大脑在飞速思考着现在这个场景的三点前因后果。

 

第一,最大的前提。他和Playmaker最近发现了一个双方都很感兴趣的数据库。以获取数据和攻破防火墙为目的两人展开了关于黑客技术的比拼。

第二,场景的转折点。忙碌了好几天,一切都完成的时候他们大概都如释重负,这些天积攒的疲惫在那一刻猛然袭来,于是他转过视线探身从桌上拿了杯子,里面装着他的咖啡。

第三,怪异场景的发生。当他转过头,还未来得及表达出喜悦或者别的什么,本该坐在长沙发另一边的Playmaker——更准确地说是藤木游作,跪在了地上,就在他的旁边。

不,说是跪也不准确,他是单膝跪地,那双不管在Vrains还是在现实都没有改变的绿色双眼传达着无比认真的态度,就像是要求婚一样。

 

至此,鸿上了见已经知道自己的大脑开始混乱了。杯子因为他的惊愕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于是他只好把它放回原处。

进度条显示着100%,数据早就开始拷贝,浮标闪烁,冰冷的屏幕映着鸿上了见不解但迅速让自己恢复了镇定的脸。

“怎么了?”他询问道。

“三个。”不出意料的回答,藤木游作没有起来,只是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说道,“我这样做的理由有三个。”

“一,现在是对方拥有高兴和喜悦的时刻。”

第一个理由就向鸿上了见传达着有关怪异源头的信息,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打断对方的话语,而是听了下去。

“二,双方认识的时间和感情积累超过了最低标准。”

“三……”罕见的,游作的话慢了下来,可以看到星光大道的落地窗再度投进夕阳的光辉,但是鸿上不难发现虚拟世界的英雄此刻耳尖漫上了可疑的绯红。

游作的视线游移了那么一瞬,鸿上正想开口,可又直直碰上那双坚定的双眼,然后听见他如今的恋人对他说道:

“我想和你做。”

 

“我……”

原来如此,难怪他今天没有带上那个吵闹的伊格尼斯。说来这些天的视线接触也频繁了起来,不过以自己对他情商的分析结果来看,他当时并没有细想……

脑子在迅速整理前因后果,但鸿上了见发觉自己在逃避问答这个问题,这不能怪他,他的大脑被这个他确实曾经想过的问题搅得乱糟糟的。等鸿上回过神来的时候,可能过去了有段时间,藤木游作的一只手搁在了膝盖接触地面的那条腿上——这只手本来平日里戴着决斗盘——拳头微微攥紧,显然有点紧张,但那张脸还是和平日一般淡漠,面无表情。

“我……”鸿上了见说,“你确定吗,Playmaker?”

他不会问“你说真的吗?”这种类型的问题,那显得无意义又可笑,他很确认藤木游作没有意向、也根本不会开玩笑。

“Revoler,我很确定。”藤木游作犹豫了一下,“都是Ai那家伙的话……还有我确实对你有点冷淡……出于各方面的因素。但我很确定。”

又是那个爱撒谎爱管闲事的AI。鸿上了见蹙起眉,可他没有漏过那个最重要的问题:“……那你,为什么要跪着?”

藤木游作面不改色地指了指鸿上了见的下身:“为了某个姿势的方便。”

前·汉诺骑士的首领即使此刻变成Vrains里面的虚拟形象也没法控制自己捂脸的冲动。

“有什么不对吗?”游作终于有点忐忑不安起来,“抱歉。但我查过很多资料,”他的声音此时夹杂了一点可能是不好意思的感情色彩,“这是最能体现爱意和热情的方法。”

真是,一本正经到了让人吃惊……和可爱的地步。

“……你也不需要跪着,那种事还有更方便的姿势。”而且这种姿势,如果未来真有那个时刻,也应该是他先做才对。鸿上了见放下手,也从沙发上下来,和游作一个姿势,同他视线平齐。

“你才16岁。”鸿上了见叹息一般地说道。

藤木游作愣了下,反而淡淡地微笑起来,带着些微在Vrains里时偶尔会有的自信和嚣张,他平日里的这种表情在复仇结束后已经渐渐多了起来,但鸿上了见不知为何很少见到,眉眼难得柔和,绿色的眼睛像是宝石一样承载了水光。

“按照生物学角度来看,你只和我差了两岁。”

鸿上了见静静地听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再体会和年龄段不符的东西。……但我有预感,这会和以前不同。或许会是愉快的回忆。”

鸿上了见不知道自己现在同游作一个表情,他也笑了,露出了他常有的那种笑容,不过没有略带轻蔑。

“不,仅仅是两岁,也有很多不同。”他说,“网络不会告诉人类所有的事情,有些东西……还是要靠实践的,这种事就包括在其中。”

他极其轻缓地抚上藤木游作的脸,对方不习惯肢体接触,稍微僵硬地偏移了下身体,可没有躲开。对方真像只敏感的猫,鸿上了见自和现实的藤木游作接触开始……不,从Playmaker身上就能隐隐体会到了。

猫不会拒绝给予它安全感的人。

这真是独属于鸿上了见的权利。


不能带着他一起下地狱的话,只能试着走上无法想象其不存在的道路了。


那时候,可不知道你会变成对我来说这样复杂的存在,他心说。然后最终极其慎重地询问道:“你确定吗,游作?”非善人笑了笑,“一旦开始我就绝不会停止了。”

“嗯,我确定。”藤木游作毫不犹豫地回应道,他顿了顿,尾音温柔地补道,“……了见。”



星辰大道,随着天色,正在铺展。

评论(15)
热度(99)
 
© 绿豆兵 | Powered by LOFTER